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非洲十大賽道調研報告之一:支付轉賬

            非程創新  ? 

            原標題:非洲十大賽道調研報告之一:支付轉賬

            作者:非程創新 (微信公眾號ID:Future-Hub)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非程創新發布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非程創新專欄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本報告以非洲數字支付轉賬賽道作為主題。支付作為互聯網其他各個行業商業化的基礎,在非洲擁有萬億美金的市場規模。疫情加速了非洲線上化進程,支付也迎來了飛躍發展。

            一、數字支付行業概述

            1. 概念界定

            數字支付指通過數字化指令為消費的商品或服務進行支付的方式。與現金、銀行卡直接支付的傳統模式有所區別,數字支付以第三方支付服務為主,并已衍生出將第三方支付聚合的第四方支付服務,可根據支付終端分為網絡支付和移動支付。

            其中,數字賬戶是實現數字支付的前提。只有資金以數字化的形式在金融體系內被識別和標記,才可以實現流通流轉。目前數字賬戶主要表現為兩種形式:銀行/卡組織提供的數字銀行卡賬戶,以及移動手機端的移動錢包賬戶。下圖以用戶向商戶支付為例,總結了主要環節和參與者。

            此外,雖然 C2C 轉賬而發生的資金流動雖不屬于支付行為,但由于轉賬作為高頻場景,有潛力通過這一入口獲取其他消費場景的流量,因此也列入本報告的討論范圍。

            是.png

            2. 宏觀環境

            在非洲大多數國家,非正規經濟構成是商業活動的主要形態,因此支付體系仍然以現金為主。而很多國家紙幣價值低,日常生活和消費中攜帶大量現金不僅對個人財產產生安全風險,更使得政府無法追蹤非正規經濟中的資金流通,因而"無現金社會"政策得到很多政府歡迎。此外,由于大多數使用現金的人群無法獲得支付以外的其他金融服務(如儲蓄、保險、借貸等),制定推廣數字支付相關政策也逐漸被提上日程。例如,尼日利亞政府2012年發布無現金政策(Cashless Policy),對每日免費提取現金額度設置上限,并制定國家普惠金融戰略(National Financial Inclusion Strategy ,NFIS),計劃在 2020 年至少有 80% 的成年人能用上正規的金融服務。肯尼亞在非現金支付上屬于非洲的先驅國家,Safaricom 旗下的 M-pesa 目前有 2050 萬用戶,17.6 萬名代理,收入占 Safaricom 總收入的近 1/4,2019 年的交易額已經接近肯尼亞整個國家 GDP 的一半,該國是非洲移動支付使用率最高的國家。埃及政府于 2019 年 4 月出臺《無現金支付法》(Cashless Payment Law),要求政府和超過一定規模的公司在支付雇員工資時使用非現金的支付方式,有望推動埃及向數字支付轉型。加納的金融科技可以追溯到 1997 年,當時的社會保障銀行(SSB)將“西卡”(Sika Card)引入加納的銀行業,其目的是消除使用大量現金進行交易。

            從數字技術環境來看,雖然 PC 互聯網滲透率仍然很低,但近年來,手機、移動互聯網的普及情況獲得了很大的改善。例如在 1.9 億人口的尼日利亞,有 9750 萬人擁有手機,其中 5300 萬人有智能手機,而且移動數據流量資費下降至 30 天 1GB 流量約 1000 奈拉(約 2.6 美金)。肯尼亞手機普及率達 91%,約 4300 萬人能通過手機上網。ICT 通信基礎設施的改進使得無論是基于功能機的 USSD 支付,還是基于智能手機和 3G 網絡的移動支付 APP,都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加納的移動互聯網普及率在西非地區遙遙領先,目前已經超過 45%,甚至高于尼日利亞。其中,2G 和 3G 移動網絡的使用率接近 90%,4G 用戶已超過 100 萬。同時,移動數據成本不是很高,30 天 1GB 的數據流量包價格為 20 塞地(約等于 3.6 美元/25 元人民幣),不到平均月收入的 2%,在西非地區具有相對優勢,為數字經濟和互聯網創業的發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礎。

            與技術環境提升同步進行的,是非洲日益年輕化的人口增長。非洲正經歷高速的新生兒增長階段,預計到 2050 年,非洲大陸上的人口將是現在的兩倍,達到 22 億。目前,60% 的非洲人口平均年齡低于 25 歲,即出生于 1990 年后的 Z 世代(Generation Z),對科技和互聯網有著正面的認知和好感,可能已經是或即將在未來三十年內對數字支付的市場教育起到重要的推力作用。

            二、非洲數字支付市場空間

            1. 數字支付轉型的全球對比

            在發達市場如美國,銀行卡普及率達到 93%,信用卡、借記卡刷卡消費是主要支付方式(75% 以上);而在其他新興其他市場如中國和印度,銀行卡普及率也可達 80%,在農村地區也可達到 78% 以上,雖然不及發達市場,但依賴數字銀行賬戶的第三方支付卻得到了飛速發展,使得這些市場的用戶跳過了隨身帶卡支付的階段,直接從現金轉入數字支付時代。

            2. 數字支付轉型的非洲語境

            和印度、中國這樣新興市場相比,現金支付也是非洲大眾最為熟悉和信任的支付模式,但不同在于,非洲銀行卡普及程度更低,全大陸平均不到 33% 的人有銀行卡,通過銀行卡獲得存款、轉賬、支付等基本服務的渠道十分有限,而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城鄉二元分布、銀行基礎設施的落后始終制約數字支付/第三方支付發展的巨大挑戰。

            以尼日利亞為例,根據世界銀行 Global Findex 2017 年的統計,全國 15 歲以上的人中從未接觸過銀行服務的有約 6000 萬人,超過半數人口。平均有 32% 的人在銀行開戶有儲蓄卡,偏遠地區,有銀行卡的人群只有約 26% 左右。在最大城市拉各斯,85% 的居民都有銀行賬戶,61% 的人有儲蓄卡(Sagaci Research),具備一定的金融服務知識,愿意刷卡支付。但離開大城市,現金仍然是被認為最安全的支付方式。雖然有銀行卡的人群可以在商家通過 POS 機終端支付,由于電力供應不穩定、跨銀行金融機構結算系統低效,關聯銀行卡或基于銀行數字賬戶的第三方支付失敗率很高。

            不過,在一些非洲國家,尤其是以肯尼亞為首的東非市場,移動錢包正逐漸替代銀行賬戶,成為支持數字支付/第三方支付創新的基石。這類移動錢包,通常是由政府授權的電信運營商(或授權的其他實體)開發,用戶無需通過銀行等金融機構開戶,就可以獲得以電話號碼為識別碼,集存款、取款、轉賬等功能于一體的移動錢包賬戶(Mobile Money)。在肯尼亞,移動錢包普及率超過 70%,活躍的移動錢包用戶占其中九成。坦桑尼亞是僅次于肯尼亞的東非移動錢包市場,2008 年首次將這個概念引入坦桑市場后,市場接受度很高,現在已有超過 4000 萬個電子錢包賬戶,普及率達 53%,每月移動支付數額總額達 16 億美金。另外,移動支付在東非的另一個國家烏干達也非常普遍,街邊隨處可見移動運營商的代理點,注冊的移動錢包賬戶數有 2300 萬人,而傳統銀行賬戶數只有 500 萬人。目前烏干達大約有 70 家金融科技初創公司,47% 在做移動支付。

            在西非,加納遙遙領先,2,900 萬人口中注冊了 3,200 萬移動錢包賬戶,即人均不止擁有一個移動錢包,活躍賬戶有 1,300 萬個。自 2015 年政府發布新的電子支付服務商指導守則(E-money Issuer Guidelines)后,短短兩年移動端轉賬金額翻了 4 倍,到 2017 年已達 290 億美金。在法語區,由于良好的通訊基礎設施和實惠的資費套餐,塞內加爾的移動支付市場發展迅速,目前移動支付市場上主要活躍力量為 2010 年開始運行的 Orange Money,有超過 1000 萬的用戶。在西非法語區最大的經濟體科特迪瓦,移動貨幣交易在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間從 77 億美元增加至 108 億美元,移動貨幣賬戶已經達到 3700 萬(人口約 2500 萬)。

            因此,整體來看非洲的支付轉型有可能跳過銀行卡支付,甚至跳過基于銀行賬戶的數字支付,直接向基于虛擬數字賬戶的支付方式轉型,實現彎道超車。

            是2.webp.jpg

            數據來源:GSMA

            不過,如 GSMA 所稱,非洲大陸的三個人口大國(埃及、尼日利亞、埃塞)在非銀行金融機構主導的移動錢包領域的發展仍有較大空白,政府監管是主要原因。埃及政府規定,只有有牌照的銀行可以提供移動錢包,電信運營商只能作為銀行的合作方,目前 Vodafone 和 Housing & Development Bank 合作推出了 Vodafone Cash,Etisalat 和 National Bank of Egypt 合作推出了 Flous,Mobinil 和 Emirates NBD 合作推出了 Mobicash。在 800-900 萬手機移動錢包用戶中,活躍的只有 20-30 萬,目前大部分 C 端的消費支付,如外賣、打車、電商等都是通過現金結算。而尼日利亞政府在 2018 年出臺 PSB 牌照政策之前,不允許電信運營商參與移動錢包牌照的申請。埃塞政府也是剛剛于 2020 年 4 月放松監管,允許本地移動運營商提供移動錢包服務。

            總體來看,現金、銀行支付的傳統模式從數量和質量的維度都難以滿足非洲個人、企業和政府對支付服務的期待,而隨著數字經濟發展釋放出更多元的消費場景,數字支付將有潛力取代傳統模式,迎來巨大的發展空間。接下來分重點國家具體闡述各國數字支付的市場格局。

            三、主要國家的市場競爭格局

            放眼全非洲圖景來看,肯尼亞領跑東非數字支付(尤其是基于 M-Pesa 移動錢包的數字支付)行業,并對東非地區其他國家(如坦桑尼亞、烏干達)移動支付發展起了非常正面的帶動作用;而尼日利亞作為非洲人口第一大國和創投熱門地,雖然由于監管限制遲遲未出現像 M-Pesa 這樣的國民級別的移動支付方式,但也收獲了 Interswitch 這樣的獨角獸公司,以及 Flutterwave、Paystack 等級別的明星科技公司。因此本報告選取肯尼亞和尼日利亞為主要市場進行分析,討論包括銀行、移動運營商和科技公司在內的不同玩家進入數字支付行業的模式、優勢和挑戰。

            1. 尼日利亞

            尼日利亞在數字支付領域,是一頭沉睡的巨獅。尼日利亞擁有 1.14 億成年人,而 60% 的人口無法接觸到銀行服務。在尼日利亞,日常交易絕大多數通過現金來完成。根據 the Enterprise Development Centre (EDC) of the Pan African University 的數據,截止 2018 年,95.3% 的交易是通過現金支付來完成的(這一數據在 2013 年為 99.6%)。另外,相比肯尼亞,尼日利亞在數字支付領域,還沒有出現像 M-pesa 這樣占據統治地位的領頭羊出現, 移動錢包賬戶的滲透率只有 6%,監管政策的保守和謹慎也受到了詬病。移動支付滯后的原因,一是由于政府保守的監管態度,二是銀行和運營商作為行業巨頭都不希望科技公司來分食蛋糕,其代理商的網絡很少與科技公司共享。

            不過,這也代表著巨大的市場潛力和增長空間。高效、現代化的支付系統與經濟發展呈正相關關系,是經濟發展的關鍵推動力;同時,可以提高交易效率,降低銀行服務成本,推動金融包容性,以及提高貨幣政策在管理通貨膨脹和推動經濟增長方面的有效性。根據尼日利亞的 2020 年遠景目標(到 2020 年躋身 Top20 經濟體),推動支付系統的發展和現代化已作為重要的議事日程。

            其中,NIBSS Instant Payments (NIP),是由尼日利亞銀行間結算系統(NIBSS)開發的基于帳號的在線實時銀行間支付解決方案。據 NIBSS 稱,尼日利亞是世界上第一個在 2011 年部署這種解決方案的國家。盡管 NIP 服務開始時僅有兩家商業銀行,但參與者的數量目前已經包括所有商業銀行,移動貨幣運營商和小額信貸機構等。

            科技公司和資本也看到了其中的巨大機會,用非傳統的方式解決數字支付的挑戰。2018 年,尼日利亞 58 家金融科技公司共計融資 9490 萬美元;2019 年,僅 Opay,Interswitch,Pamlpay 就分別融資 1.2 億美元,2 億美元和 4000 萬美元。預計到 2023 年,尼日利亞非現金支付可以達到線下總交易量的 17.8%。

            目前,尼日利亞數字支付創新格局如下:

            (1)傳統銀行主導的數字支付服務

            在無現金政策以及科技變革的影響下,近年來,尼日利亞的傳統銀行不斷推進數字化進程,包括但不限于推出獨立的銀行 app,開通網上銀行,支持在線支付,投資金融創新科技公司并納為己用等等。比如,GT bank 推出了移動銀行 Bank 737,用戶可以使用 USSD 方式使用網絡銀行服務;Diamond Bank 和 MTN 合作,推出移動銀行賬戶,借助 MTN 的代理商網絡獲得了 700 萬新用戶,目前已經被 Access Bank 收購;WEMA Bank 推出了尼日利亞第一個數字銀行 ALAT;渣打銀行于 2019 年末也上線了數字銀行,實現 ATM 取款(線下非渣打銀行的 ATM 機收取 65 奈拉),跨行轉賬(線下銀行收取 52 奈拉)等零交易費用,同時還更新了銀行 app。另外,為了促進不同銀行用戶之間的互聯互通,尼日利亞政府于 2011 年開發了 NIP 系統(跨銀行快速結算體系),大大改善了銀行間清算基礎設施,對數字支付交易量提升有明顯的正向影響。不過,傳統銀行仍然在被用戶詬病,主要痛點在于,開設賬戶流程冗余,交易費用不透明,客戶服務及問題處理緩慢,技術原因引起的移動應用和 USSD 代碼不夠穩定等等。大部分傳統銀行還沒有實現全流程的數字化,除了技術原因外,還有監管方面的限制,比如監管機構或執法機構要求一份文件時,需要銀行員工實地查看。

            (2)電信運營商主導的數字支付服務

            尼日利亞目前主要有四大移動電信運營商:MTN、Glo、Airtel 和 9mobile(EMTS),四家運營商合計用戶約 1.73 億。對于運營商來說,目前超過 60% 的業務收入來源于語音通話,各家運營商都在致力于提高數據和金融服務方面的業務收入。

            是3.png

            是4.png

            2018 年,尼日利亞央行宣布頒發 PSB 牌照(payment service banking license),允許非金融機構提供基本的銀行服務(開設儲蓄賬戶,接受存款,跨境轉賬,運營數字錢包,發借記卡和預付卡),但不能經營貸款和外匯業務。運營商憑借覆蓋到鄉村及偏遠地區的網絡基礎設施和代理商網絡,向更廣泛的人群提供支付服務。2020 年 8 月,Globacom,9mobile 和 Hope(Unified Payment 子公司)正式獲得 PSB 牌照。市場份額最大的運營商 MTN 還沒有獲得 PSB 牌照,但獲得的 Super Agent 牌照,使其可以建立代理商網絡,推出移動貨幣服務計劃 Yello Digital Financial Services (YDFS)。該牌照代表著 MTN 在尼日利亞與監管達成的一種微妙平衡,之前,MTN 曾經因為非法返還利潤和 SIM 卡糾紛,面臨高達數十億元的罰款和訴訟。

            (3)科技公司主導的數字支付服務

            是5.png

            . 支付網關 Payment Gateway

            Interswitch

            成立于 2002 年,Interswitch 目前的業務涵蓋針對個人、商戶和行業的解決方案。個人產品最有名的為 Verve 借記卡,該卡發行 1900 萬張,在尼日利亞觸達 10 萬+POS 終端,1.1 萬 ATM 和 1 千+商戶,還可以在世界上 185 個國家使用。另外,個人產品還包括在線支付平臺 Quickteller,用戶可以在平臺上購買機票、話費充值、支付水電費等。商戶解決方案的產品功能包括收款、工資支付、網絡支付、客戶忠誠度計劃、反舞弊系統等。行業解決方案覆蓋金融、政府、能源、交通、醫療、航空、電信、教育、零售和宗教等多個垂直領域。在獲得 Visa 的投資后,Interswitch 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是目前非洲唯一的獨角獸公司,并且已經在籌備上市。除尼日利亞外,Interswitch 擴張還到烏干達,肯尼亞和岡比亞。

            Paystack

            類似于 Stripe,為中小商戶提供支付 API,是尼日利亞第一家進入 YC 的初創公司,累計融資超過 100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騰訊和 visa,2020 年 10 月傳聞即將被 Strip 以 2 億美金收購。已經服務超過 6 萬名客戶,包括 MTN、Bolt、AXA、Carbon、Nairabet、PiggyVest、CowryWise、Branch、FarmCrowdy、RenMoney、RelianceHMO 等。Paystack 通過與銀行直接對接,智能路由(通過不同的網關和處理器動態路由交易),智能錯誤解決等,確保最佳的支付途徑和高成功率。

            是6.webp.jpg

            非程創新團隊參訪 Paystack 總部

            Flutterwave

            支付網關,2016 年推出,面向企業的功能包括結賬、發卡、發票、網店、面向個人的支付產品為Barter。累計融資 645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 mastercard, CRE Ventures,4DX 等。客戶包括 Uber、Wakanow、Hygeia、Max.ng、Transferwise、Flywire、Booking.com、JumiaPay 等。根據公司數據,Flutterwave 在 2019 年處理了 1.07 億筆交易,價值 54 億美元。在 2019 年 7 月,與阿里巴巴的支付寶(Alipay)合作 ,在非洲和中國之間提供數字支付。

            TeamApt

            主要為企業提供數字支付解決方案,產品包括 MoneyTor (針對銀行), Monnify(針對商戶),AptPay(支付基礎設施,支持交易處理,銀行間轉賬和直接借記,以及跨所有渠道的發行銀行和收單銀行的交換服務),Profectus(機器人自動化解決方案、自動進行諸如結算、對帳和爭議解決之類的電子銀行流程)客戶包括 Zenith、UBA、First Bank、Unity Bank、FCMB、GT Bank、Stanbic、ALAT 等。已經融資 550 萬美元,擁有 26 個銀行客戶,月交易量達 1.6 億美元。

            是7.webp.jpg

            非程創新及孵化項目團隊參訪 TeamApt 總部

            代理銀行 Agent Banking

            Kudi

            代理銀行 agent banking,2016 年成立,2017 年畢業于 Y Combinator,獲得 Partech 領投的 500 萬美元融資,代理商達 4500 人,月交易量超過 3000 萬美元。

            Paga

            2012 年成立,迄今已經擁有 2 萬名代理,處理了 5700 萬筆交易,服務了 1210 萬用戶和近 6 千家商戶。累計融資 350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 Global Innovation Partners、Goodwell、Adlevo Capital、Omidyar Network 等。收入主要來源于從商戶收取的交易傭金,出售話費和流量以及銀行對銀行間的轉賬等。目前已經拓展到埃塞俄比亞并正在向拉美擴張。

            移動錢包服務 MMO (Mobile Money Operator)

            Opay

            移動錢包 App,收購 Paycom 后獲得 MMO 牌照,在兩輪融資中共計獲得 1.7 億美元,投資人包括美團、高榕、源碼、軟銀亞洲、BAI、紅點、IDG、紅杉和金沙江創投。公司本地負責人表示已擁有超過 30 萬名代理商和 500 萬用戶(Access Bank、Union Bank、FCMB、Zenith Bank、Ecobank 和 GT Bank 擁有約 1.4 萬名代理,FirstBank 擁有約 4.5 萬名代理,Paga 擁有約 2.4 萬名代理),與一年前相比,2020 年 4 月的付款增長了 400% 以上。

            Palmpay

            移動錢包 App,獲得傳音和網易共同投資,擁有央行批準的 MMO 牌照。PalmPay 與手機品牌 Tecno,Infinix 和 Itel 建立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不僅在非洲每年千萬級別的手機上完成預裝,同時與手機 OS 系統深度集成,可以直接在手機端很多場景直接調用完成支付。與此同時,palmpay 與傳音互聯生態的多個伙伴都有合作,并且正在完善線上線下門店的解決方案。

            數字銀行 Digital Banking 

            Kuda

            數字銀行 digital banking,擁有央行頒發的獨立的銀行牌照。Kuda 可以吸收存款,與 switch 直連,提供無月費的支票賬戶,免費借記卡,并計劃在其平臺上提供消費者儲蓄和 P2P 付款選項。沒有任何分支機構,流程全部數字化,用戶可以在五分鐘內開設一個銀行帳戶,在 APP 中進行所有KYC,并獲得銀行帳號。Kuda 與尼日利亞三個最大的金融機構:GTBank,Access Bank 和 Zenith Bank 建立了代理關系,可以利用其分支網絡和 ATM 完成存取款。2020 年 10 月獲得 Target Global 領投的 1000 萬美元融資。

            是8.webp.jpg

            圖片來源:techcrunch

            Carbon

            2016 年成立,起初提供消費者貸款,產品為 PayLater,2019 年發放了 97.5 萬筆貸款,價值 6400 萬美元,單筆金額約 66 美元,單日發放貸款 1500 筆。后更名為 Carbon,轉型為全方位的數字銀行,可以提供支付,理財投資,信用報告和企業銀行服務等,2019 年通過 carbon 完成的賬單支付和銀行轉賬達 1.41 億美元。2019 年全年凈利潤達 30 萬美元。

            1607420318(1).jpg

            2. 肯尼亞 

            肯尼亞是努力擴大金融服務滲透率的完美案例。肯尼亞中央銀行 2019 年 4 月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現在超過 80% 的肯尼亞人可以使用金融服務(定義為包括銀行,小額信貸提供商和移動貨幣提供商所提供的服務),而 2006 年該數據為 27%。在首都內羅畢,金融普惠性高達 96%。

            雖然 M-Pesa 的市場占有率一騎絕塵,但在肯尼亞市場,現金仍然是支付方式的主導,數字支付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根據 Financial Sector Deepening (FSD)的一項報告,農民中 93% 以現金收款,銀行轉賬占比 5%,只有 2% 的交易通過移動錢包。貿易商 96% 收款通過現金,19% 通過移動錢包和其他方式(部分同時使用現金和移動支付)。數字支付占比仍然不高的原因主要有,使用 M-Pesa 進行交易需要多個步驟,高昂的交易費用也阻礙了一些用戶,特別是在低端市場。2020 年疫情期間,Safaricom 表示,所有低于 1000 肯尼亞先令(合 10 美元)的 P2P 轉賬都是免費的。央行也已批準將每日 M-Pesa 交易限額從目前的 70,000 肯尼亞先令(700 美元)提高到 150,000 肯尼亞先令(1,500 美元),專門用于支持肯尼亞的小型和微型企業。

            是9.png

            (1)銀行等金融機構主導的數字支付

            肯尼亞中央銀行(CBK)在 2017 年《銀行監督報告》中指出,將數字技術整合到銀行業務中將導致銀行業運營方式和為客戶創造價值的方式發生根本變化。在過去的十年中,肯尼亞的銀行相繼推出了移動銀行服務,以吸引更多的客戶,提高服務質量,并降低與實體分行相關的成本。另外,近年來,隨著對貸款利率的控制,銀行為降低其間接費用,進一步推進移動銀行業務,這一趨勢進一步加速。

            根據研究公司 Infotrak 的調查,肯尼亞的銀行客戶已經避免使用代理銀行(agency banking),而轉向包括移動銀行 app 在內的其他數字渠道。在被調研的銀行業肯尼亞人中,只有 12% 的人使用代理銀行業務,其中大多數是來自內羅畢,中部和裂谷的低收入男性;數字渠道(例如移動銀行)最受歡迎,占 47%,主要用于 18 至 34 歲的男性,這些人被描述為中高收入,大學畢業生;分支機構網點是第二受歡迎的渠道(41%),其中大多數是 50 歲及以上的低收入女性,除了低收入外,她們的教育程度也較低。

            Infotrak 的報告預測,作為金融服務數字化日益增長的一部分,肯尼亞多達三分之二的銀行客戶未來將使用移動銀行。對使用移動銀行的未來可能性的預測是,應用程序為 67%,USSD 為 71%。

            (2)電信運營商主導的數字支付

            在 2019/20 財年的 Q2 季度,活躍移動錢包賬戶大約 2890 萬人,活躍移動錢包代理商大約 20 萬人。M-pesa 市場占有率為 98.8%,其他運營商推出的錢包還包括 Airtel Money 和 T-Kash。在交易金額方面,以 B2B,P2P 和存款占據交易量的前三位, C2B 支付仍然不屬于主流。

            是11.png

            (3)科技公司主導的數字支付

            發.png

            Celluant:產品包括 AgriKore(基于區塊鏈的支付基礎設施和交易平臺)和 Tigg(面向個人的支付產品和面向商戶的支付解決方案), 累計融資 5450 萬美元。

            PesaPal:支付網關,在東非主要國家都有運營,提供面向個人的產品 Pesapal Mobile 可以支付水電費,話費充值,支付學費,訂機票酒店,下單外賣等。面向商戶的產品提供線上和線下的支付解決方案,收取 2.9-3.5% 交易傭金。服務約 8 千家商戶。

            JamboPay:支付網關,用戶可以通過其平臺支付水電費,電視服務費,話費充值等,也有面向商戶的支付解決方案。

            WorkPay:面向企業的工時跟蹤和薪酬支付解決方案。已經擁有 250 名客戶,覆蓋 2 萬名雇員,成功進入YC訓練營。

            Lipa Plus:線下付款解決方案提供商,LipaPlus POS 可幫助商戶接受線下卡和 M-pesa 支付,管理業務,跟蹤庫存,獲取實時銷售報告和分析,同時還可以作為 M-ATM 向個人提供代理銀行服務。

            3. 其他市場

            (1)加納

            加納作為西非移動支付的領頭羊,已經成為非洲增長最快的移動支付市場,2012 到 2017 年間注冊賬戶增長了近 6 倍。尤其是 2018 年,銀行間結算體系 Ghana Interbank Payment & Settlement Systems Limited(類似尼日利亞的 NIBSS)上線,銀行、移動錢包都可以接入這個體系實現跨渠道結算,2019 年新的支付系統與服務法案(Payment Systems and Service Act)出臺,更是加速了支付服務的應用和規范化。

            ExpressPay:加納的“支付寶”,2012 年成立。在平臺上,可以完成付費電視服務(DSTv,GoTv等)付款,話費充值,支付學費,預訂酒店房間,也可以完成個人對個人的轉賬。B2B 服務,為銀行提供白標支付網關服務。線下支付服務,為商戶提供二維碼支付解決方案以及 POS 機。同時,也準備為政府支付服務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除了支持所有卡網絡(Visa,萬事達卡,美國運通等)和移動貨幣服務之外,expressPay 也是 Visa 官方支付技術提供商(PTP)。

            SlydePay:支付產品,可以從銀行卡向任何 mobile money 轉賬,平臺上可以充值話費,支付學費,水電費等。對于企業用戶,Slydepay 提供 QR code, USSD code 解決方案和服務于線下支付的 POS 機服務。另外,SlydePay 還可以將三個運營商的支付整合在一個平臺上。

            (2)南非

            南非很早就開始推行銀行服務,領先其他很多非洲國家,因而本地新興的金融科技行業發展規模和熱度都較遜色于以現金為主的國家。移動支付(Mobile Money) 在南非不屬于主流,MTN 曾經在 2012 年推出過,不過由于運營成本過高,2016 年關閉該業務,2020 年 1 月該業務重新啟動。雖然銀行業務滲透率較高,但底層和弱勢群體獲得這樣的服務難度大,目前南非約有 1100 萬人仍然無法獲得銀行服務,在已有銀行業務的成年人群中,有 50% 的需求未獲得滿足。MoMo(MTN 旗下的移動支付產品)旨在通過創新的移動貨幣產品彌合這一差距,提供鼓勵普惠金融的支付解決方案。根據 MTN 2020 年 Q3 季度財報數據,截至 9 月底,MoMo 用戶達到 4180 萬。

            (3)埃及

            在移動支付方面,埃及目前沒有太大優勢,現金仍然是王道。800 萬-900 萬手機移動錢包賬戶中,每個月活躍的移動錢包賬戶只有 20 萬到 30 萬。目前絕大部分 C 端產品例如外賣、打車、電商等都使用現金結算,不過埃及政府有很強的改革意愿,2019 年 4 月出臺了《無現金支付法》(Cashless Payment Law),要求政府和超過一定規模的公司在支付雇員工資時使用非現金的支付方式,希望能推動埃及向基于移動支付的無現金社會轉型。

            PayMob:埃及著名的支付網關,PayMob 為學生創業,2013 年做的是電商業務,后來發現現金為主的社會極大地阻礙了業務進展,轉而做移動支付。目前業務主要為面向商家的支付網關,收取在線商戶 2.75% 的交易傭金,同時也為線下商戶提供 POS 機及相應的支付解決方案(1.75-2.5% 交易傭金)。2020 年獲得 350 萬美元融資。

            發2.webp.jpg

            圖片來源:ventureburn

            Fawry:埃及電子支付公司,2019 年 8 月在埃及交易所上市。2020 年上半年的收入同比增長 47%,從 2019 年同期的 2338 萬美元增長至 3441 萬美元,服務覆蓋埃及的 300 個城市,建立了一個多達 10.5 萬個服務點的支付網絡。

            (4)埃塞俄比亞

            埃塞仍然是一個以現金為主導的社會。2017 年,擁有銀行賬戶的成年人比例上升至 35%,但根據Findex的數據,同年只有 0.3% 的成年人擁有移動貨幣賬戶,在東非國家中屬于滯后的水平。今年,埃塞央行已批準本地的非金融機構向埃塞居民提供移動支付服務。在此之前,只有銀行和小微金融機構(MFI)可以提供此類服務。2012 年,埃塞俄比亞國家銀行制定了一套監管移動和代理銀行業務的政策,于 2013 年初生效,現通過少數金融機構在各個地區提供移動 mobile Money 服務。

            目前的 mobile money 產品主要有:

            1)銀行系的 mobile money :存取款通過線下代理,轉賬和充值通過 USSD,沒有 APP,代表產品包括 CBE-BIRR(埃塞商業銀行),M-BIRR;

            2)銀行系的 mobile wallet:存取款通過線下代理,轉賬充值通過 APP,可以在線支付,有 APP,代表產品包括 Amole(Dashen Bank 一家私有銀行的產品);

            3)私人公司的 mobile wallet:存取款通過線下代理,轉賬充值通過 USSD 或者 APP,可以進行線上支付,需要接入銀行的 mobile money,本質上是聚合支付,代表產品 HelloCash。

            四、數字支付的監管環境

            由于數字支付及其關聯的數字賬戶試圖改變或取代銀行等金融機構的部分傳統職能,涉及吸收存款、清算等資金流動的關鍵環節,數字支付服務的運營落地受監管環境影響較大。政府主要對市場準入條件、費率、征稅、KYC/AML(風控/反洗錢)、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層面進行監管。由于肯尼亞和尼日利亞政府采取了不同的監管路徑,因此選取這兩個市場的監管來作主要討論:

            1. 肯尼亞

            得益于移動運營商 Safaricom 早年在肯尼亞移動錢包領域的成功試水,肯尼亞政府對于數字支付尤其是移動支付非常歡迎,因而監管體系對于非銀行的支付服務提供商較為友好。

            肯尼亞央行(CBK)是監管主體,建構了以 2011 年全國支付系統法案(National Payment System Act)、2013 年電子貨幣監管(E-money Regulation)、2013 年零售端電子轉賬服務監管(Regulation For the Provision of Electronic Retail Transfers)和 2014 年出臺全國支付系統監管(National Payment System Regulations)為主的政策體系。其中,支付服務提供商(Payment Service Provider, PSP)是主要的支付牌照,PSP 的形式之一就是移動支付服務提供商(Mobile PSP),目前開放給有電信牌照的移動運營商。PSP 持有者可經營的業務范圍包括:

            (1)通過數字化的系統,發出、接受、存儲、處理支付的資金流動,提供與其他支付相關的服務;

            (2)為提供支付服務,可以擁有、處理、運營、管理、控制公共交換網絡(public switched network);

            (3)為支付服務提供商或其用戶處理、存儲相關數據。

            不過,數字支付的基礎是有以數字化形式存儲的貨幣。銀行和金融機構可以發行電子貨幣之外,肯尼亞央行規定,其他 PSP 牌照持有者若想發行電子貨幣(e-money),則另需被授權成為電子貨幣發行方(e-money issuer,EMI),且資金不低于 6,000 萬先令。但若預期使用賬戶的日常單筆交易額不多于 10,000 先令,則可申請成為小型電子貨幣發行方(small e-money issuer,small EMI),沒有 6,000 萬先令的資金門檻。

            此外,自 2013 年開始,肯尼亞政府對手機端通過移動錢包支付的交易征收 10% 的稅,2018 年的金融法案 Finance Act 將稅收比例上調至 12%。這一模式也為其他東非國家所學習,坦桑尼亞政府曾規定轉賬超過 30,000 先令將收取 0.15% 的稅,隨后上調至為 10%。雖然征稅會增加用戶使用數字支付服務的成本,但由于目前引入稅收政策的都是在移動支付已形成一定規模的國家,并不會對數字支付行業有致命性的巨大影響。而且,如前文所提,政府在現金為主的非正規經濟活動中難以獲得稅收,而財政收入又是政府再投資電信等基礎設施和社會服務的主要資金來源,合理的征稅政策可以幫助加速數字經濟的發展,催生更多數字消費場景,延長用戶生命周期。

            2. 尼日利亞

            和肯尼亞不同的是,尼日利亞的移動運營商參與金融服務在 2018 年央行宣布 PSB 牌照之前屬于政策禁地,長期以來吸收存款的機構由銀行占主導,因此數字支付創新主要依托銀行(及相關金融機構)和卡組織展開,在清算結算、POS 機終端服務、商戶收單、支付網關等節點提供高效的數字化方案。

            因此,尼日利亞政府對數字支付的市場準入采取細分業務牌照的模式展開。尼日利亞央行(CBN)是首要監管機構,在 2018 年以前,通過 2009 年移動支付服務監管框架(Regulatory Framework for Mobile Payment Services in Nigeria)、2013年的代理銀行及代理關系的監管(Regulation of Agent Banking and Agent Banking's Relationships in Nigeria)、2015年移動貨幣服務指導守則(Guidelines on Mobile Money Services)等一系列監管文件,界定了 6 種主要支付牌照的業務范圍及 3 層 KYC 體系,(具體詳見表二和表三)。尼日利亞政府目前尚未對移動支付征稅。

            2018 年后,隨著數字支付領域吸引了越來越多非傳統銀行金融機構和創業公司,尼日利亞央行意識到需要建立更綜合透明的體系來鼓勵創新。2018 年 10 月 15 日,CBN 將原有的具體牌照重新整合分為 3 個牌照大類,如下圖所示。

            1607420581(1).jpg

            表一

            新的牌照政策還明確了第四方支付(聚合支付)的范圍,商戶服務(收單)聚合功能的 PSP 牌照持有者,不能持有商戶的結算資金,僅通過向收單方提供必要的結算文件來促成結算的完成,避免了聚合支付發展中的"二清"風險,只通過技術提高支付環節的信息流轉效率,不涉及資金清算。

            新的牌照大類標準也推動了現有支付市場的整合,持有 PSP 標準牌照的公司,即可以 MMO 的身份運營,而有基礎牌照的公司,即可以作為 PSSP 的身份運行支付網關,或開發其他的支付應用解決方案。

            此外,由于日漸意識到東非普惠金融的巨大成功離不開電信運營商主導的移動錢包,尼日利亞政府終于放松了對電信運營商的壓制。2018 年,尼日利亞央行 CBN 和通信委員會 NCC 簽訂 MOU 后,10 月 26 日發布了支付服務銀行的牌照和監管指導準則(Guidelines for Licensing and Regulation of Payment Service Banks in Nigeria),新定義支付服務銀行(PSB)牌照,可以實現吸收存款、取現、創建移動錢包、證券投資等功能。基于電信運營商(MNO)的移動支付在尼日利亞至此正式成為可能。

            在引入 PSB 牌照之前,雖然有 MMO 牌照,但央行禁止電信運營商 MNO 申請此類牌照,因而盡管已有 26 個 MMO,移動錢包的發展緩慢。新規出臺后,本地電信運營商 9Mobile 和 Glo 迅速申請,已獲得了央行的最終批準;MTN 的 Y'ello 也已遞交申請資料。可以預期,PSB 牌照的引入將有潛力革新尼日利亞數字支付競爭格局。

            具體牌照可運營的業務范圍和發放情況總結如下:

            1607421088(1).jpg

            1607421145(1).jpg

            表二,數據來源:CBN, Techcabal

            1607420667(1).jpg

            表三:3 層 KYC;數據來源:CBN,GSMA

            從尼日利亞數字支付監管體系可以看出,政策重點仍然聚焦在圍繞銀行體系的支付數字化,而對于移動運營商參與的數字支付,政府直到 2018 年才放松口徑,并優先給予了本地電信運營商批準,外資的 MTN 申請尚未有回音。尼日利亞政府對 MTN 的戒備已早有歷史,2015 年曾因 SIM 卡注冊原因要求 MTN 支付 52 億美元罰款,震驚一時。因此可以預期,雖然理論上尼日利亞的 PSB 政策為電信運營商的移動錢包發展開辟了路徑,如果沒有占市場最大份額的 MTN 的參與,在短期內基于移動錢包的數字支付還是難以規模化。

            牌照資質是數字支付服務業務的主要門檻。從肯尼亞和尼日利亞的監管體系差距可以看出,各國對從事吸儲、清算、收單等支付環節的公司監管方式有所區別,尤其是像尼日利亞這樣的市場,部分業務牌照發放數量已經接近上限,科技類創業公司若想從事相關業務,直接申請的難度會增大,可以考慮以收購執牌公司的方式進入市場。

            3. 其他市場

            (1)埃及

            埃及信用卡和銀行卡占有率比較低,只有 10-15% 的成年人擁有銀行賬戶,任何銀行業務都需要埃及中央銀行的授權。對于非銀行金融服務,存在各種各樣的監管框架,例如房地產融資,租賃,保險和小額信貸等。2016 年,埃及中央銀行發布了有關使用智能手機進行無現金支付的新規定,使客戶能夠進行轉賬和支付賬單。

            盡管只允許有牌照的銀行提供移動錢包,但金融科技公司可以與他們合作并提供技術框架。此外,埃及于 2017 年成立了國家支付委員會,以鼓勵轉向無現金支付。之前埃及沒有通用的移動支付方式,主要也是源于三大監管機構 CBE(中央銀行,監管銀行機構),FRA(監管非銀行機構),NTRA(監管電信運營商)各自為政。監管部門有各自的監管框架,不利于手機錢包和移動支付的發展。

            2019 年 4 月埃及出臺了《無現金支付法》(Cashless Payment Law),要求政府和超過一定規模的公司在支付雇員工資時使用非現金的支付方式,希望能推動埃及向基于移動支付的無現金社會轉型。

            2019 年 5 月,埃及中央銀行為其創新金融技術實驗室發布金融科技監管沙箱框架,并邀請金融技術科技初創公司申請加入其首批試點隊列。監管沙箱的主要目的是通過為新的創新服務和產品提供測試平臺來鼓勵創新。

            (2)埃塞俄比亞

            2020 年 4 月,埃塞俄比亞央行表示,將出臺規定向移動貨幣服務提供商提供牌照,不過需要提供 160 萬美元的準備金。除政府之外,任何個人均不得持有任何獲得許可的移動貨幣服務提供商 20% 以上的股份。此外,除國有企業以外的任何公司必須擁有至少 10 名股東。新規定還指出,個人電子貨幣賬戶的最大余額不得少于 5,000 比爾(166.60 美元),移動貨幣服務提供商的總債務不得超過 500 萬比爾(166,666 美元)。

            (3)加納

            2015 年政府新的電子支付服務商指導守則(e-money Issuer Guidelines)放松了對服務商的要求,電信公司可以不用和銀行合作,直接向央行申請執照。2019 年 3 月加納通過了《支付系統和服務法》,以規范提供支付服務和電子貨幣的機構的業務及相關問題。

            (4)科特迪瓦和塞內加爾

            兩國都屬于西非經濟共同體,金融政策受西非中央銀行 BCEAO 監管,2015 年,西非中央銀行 BCEAO 發布了新法規,闡明了非銀行機構的地位,并鼓勵非銀行機構放棄與銀行的合作伙伴關系,并開始在西非中央銀行 BCEAO 的監督下通過子公司自行發行電子貨幣。新法規頒布后,非銀行機構迅速行動起來。Orange 于 2016 年 2 月迅速推出了電子貨幣,并獲得了 BCEAO 的許可,此后不久 MTN 又獲得了許可。移動貨幣服務的完全擁有權賦予了 MNO 自主權,靈活性和敏捷性,Orange Money 的代理商網絡的年增長率(2014 年僅為 37%,2015 年猛增至 70%,并持續增長至 2018 年)

            發3.png

            五、數字支付賦能的主要場景 

            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世界上唯一通過移動貨幣交易金額接近 10% GDP 的地區。相比之下,在亞洲僅為 GDP 的 7%,其他地區則不到 GDP 的 2%。移動支付不僅取代了傳統交易中現金的功能,還在不斷賦能新的交易場景,促進其他業態的創新。

            以下為數字支付可以切入的一些場景:

            1. 金融服務

            (1)P2P 轉賬

            個人間轉賬是移動支付在非洲最普遍和最頻繁的場景。非洲移動貨幣市場在 2018 年的交易價值達到了 2005 億美元。展望未來,該市場預計到 2024 年將達到 10113 億美元,在 2019-2024 年期間的復合年增長率約為 30%。目前來看,點對點交易類型在市場中占有最大份額。

            發4.png

            從交易數據上來看,由于疫情影響,2020 年 Q2一個季度 M-Pesa 的交易量增長到 28 億筆,比 2019 年 Q4 季度增長 27%,這確實是個不小的量。M-Pesa 月活躍用戶從 Q4 的 2490 萬增長到2680 萬,這也是個較快增長。

            (2)跨境轉賬:

            盡管目前非洲國家收到的境外匯款在全球市場份額中占比不大(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收到匯款占比 9%,尼日利亞是全球第十大匯入國,還不及中國、印度等市場規模),但由于近年來人口高速增長及向外不斷輸出青年勞動力,在非洲國家,跨境匯款市場的年均增速很快。2018 年,流入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境外匯款增速達 12%,高于東亞地區(7%)。

            據世界銀行統計,2018 年流入非洲國家的境外匯款體量達 460 億美元,在 2017 年基礎上增長了 20%,2016 年基礎上提升了 33%,顯示了日益頻繁的跨境人口和商品服務流動所帶動的非洲境外匯款市場持續增長的潛力。

            具體來說,可根據資金流向模式,將跨境匯款分為兩類主要走廊:一是從歐美等發達國家向非洲發展中國家的匯款市場,體現了傳統的”北-南”特征;二是非洲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匯款市場,是新涌現的”南-南”市場。

            現有跨境匯款模式的瓶頸為技術和模式創新創造了機會。總體來看,共有三大類創新:

            移動錢包服務商(MNO)主導的移動錢包境外延展:利用其自身的跨國網絡和多國牌照,或和其他國家已有牌照的 MNO 達成雙邊合作協定,開展錢包對錢包的跨境轉賬。

            第三方支付方案解決方主導的跨渠道整合服務:由于銀行、移動錢包、卡組織各類匯款入口和出口資源尚未得到整合,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通過技術手段打通不同渠道,并在相應國家獲得牌照,實現跨境匯款及增值服務。

            圍繞加密貨幣的轉賬服務:由于加密貨幣尚未被認可成為法幣,多數情況下以中轉資產的形式,通過全球 24/7 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實現法幣到加密貨幣,加密貨幣再到法幣的轉換,繞開傳統監管屏障

            以下兩家公司是這方面的例子:

            Wapi Pay 成立于 2019 年,主要面向從非洲到亞洲,公司對個人的跨境匯款場景,目前大部分需求來自大型中國企業的跨境采購和境外人員工資支付。銀行和移動錢包是其主要的收取款接口,當公司發出匯款申請后,Wapi Pay 可根據其提供的收款人信息生成二維碼,收款人根據二維碼即可在微信錢包中提現或存入其國內銀行卡中。Wapi Pay 在肯尼亞已獲得牌照,在亞洲的運營借用了合作方的牌照,并設立了自有資金池。通過外部合作減少合規成本,以及內部很強的資金流動性是 Wapi Pay 的主要優勢所在。

            發5.png

            圖片來源:facebook

            Simba Pay 成立于 2013 年,主要面向個人對個人的跨境轉賬場景,在 5 個非洲國家獲得了匯款(匯出)的牌照,匯入國超過 40 個國家。和 Wapi Pay 類似,銀行和移動錢包是 Simba Pay 主要的收取款接口,其在亞洲也借用合作伙伴的牌照以滿足合規要求。Simba Pay 基于 USSD 和移動 APP 的兩個版本都已上線,對于拓展至未接入移動互聯網的非智能機用戶,以及對流量資費價格敏感的移動用戶來說有較大優勢。

            (3)SACCO 及共同儲蓄:

            SACCO (Saving and Credit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是一種儲蓄信貸合作組織,其目標是為會員積蓄儲蓄,提供信貸便利。肯尼亞的 SACCO 目前是社會經濟發展合作信貸的主要來源之一。合作社信貸現在占肯尼亞國內生產總值的 45% 以上,據估計,每兩個肯尼亞人中至少有一個直接或間接地從合作社中謀生。SACCO 是農村金融的主要來源之一,在許多農村地區,本地 SACCO 是唯一的金融服務提供商。雖然尚不知道在肯尼亞運營的 SACCO 的確切數量,但估計范圍從 4,000 到 5,000 不等。近年來多個初創公司為 SACCO 和其他合作組織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其中一項主要的功能包括提供數字支付的解決方案。在塞內加爾,初創公司 MaTontine 提供了一個基于移動端的平臺,用于共同儲蓄。通常,會員每月使用移動支付或 USSD 將錢轉入共享的“底池”,每月該小組的一名成員被隨機挑選并獲得全部底池金額。通過用戶(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逐步建立信用評分,MaTontine 允許他們使用其他金融服務,例如小額貸款和保險。

            (4)小額貸:

            基于較高的手機普及率和較完善的移動支付,小額信貸產品在東非十分盛行。其中,35% 的借貸需求為家庭日常消費,話費充值,個人或家用物品,37% 為商業需求,只有 7% 用于醫療急用。目前在肯尼亞大約有 49 家以上的平臺可以提供即時的現金貸。在尼日利亞,很大一部分人口仍然被排除在金融服務之外,根據 2016 年中央銀行的調查,有 58.4% 無法接觸到充分的金融服務。中央銀行于 2012 年開始推行無現金政策,隨著市場信心的上漲,Bank Verification Number 的推行,3 個信用管理局的建立以及手機滲透率的提高。

            (5)理財:

            新興中產階級的個人投資理財需求在增長,在本地金融市場尚不完善的情況下,發達市場系統性風險小,像美股、美國國債等各類資產類型對本地用戶來說是較理想的選擇。

            (6)保險:

            尼日利亞的保險普及率低于 1%,但整體保費收入規模在 584 億美元,市場體量并不低。除了宗教和文化方面的原因,保險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仍然是奢侈品。這一塊市場存在著巨大的空白。目前保險領域的初創公司,主要解決數字化理賠流程、推行小額線上保險、提供保險資訊等問題。主要的保險公司是 Casava,已經獲得小額保險牌照,允許用戶通過銀行卡或話費余額按周或者月購買保險,還可以根據現金流調整付款方式。

            發6.png

            圖片來源:casava

            2. 出行

            目前非洲大陸有 60 家網約出行的公司,市場規模預計在 40 億美元,四輪車出行公司以巨頭 Uber,Bolt 和 InDriver 為主。出行作為消費頻次比較高的支付場景,各出行公司都有對應的在線支付功能,以盡量減少現金的使用。比如,SafeBoda 在東非使用自己的數字錢包,在尼日利亞與 PalmPay 達成合作;Safaricom 旗下的 Little 支持 M-Pesa 付款,司機同時也是 M-Pesa 的線下代理;Uber 將于近期推出新功能 Uber Cash、在南非、肯尼亞、尼日利亞、烏干達、加納、科特迪瓦和坦桑尼亞上線,用戶可以通過銀行卡或移動支付向 Uber Wallet 內充值(Uber 在非洲的支付方案解決商為Flutterwave)。

            3. 游戲及博彩

            游戲賽道目前在非洲處于較早期,面臨的增長瓶頸主要為缺乏高質量的本地游戲內容,ARPU 值較低和支付系統整合不流暢。支付是用戶體驗的重要一環,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體育博彩曾經主要聚集在線下,得益于例如 Paystack 和 Flutterwave 這類金融科技公司的發展,現在博彩公司通過 USSD 和 電子支付的方式接受付款,不僅擴大了他們的業務范圍,還大大增加了每天的成交量。根據Nairametrics 的數據顯示,尼日利亞體育博彩每年的市場價值大約為 20 億美元。

            4. 醫療

            在加納,移動錢包大多數使用案例還是集中在還是 P2P 轉賬的場景,在其他場景的應用還不多見,例如使用移動錢包作為儲蓄功能的用戶不到 7%。為此,政府已經推行一些鼓勵政策來推動移動支付更廣泛的應用。比如,傳統上每年加納有大約 1100 萬基本醫療保險權益人要去國家醫療保險局(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Authority)的線下點續約,加納政府就和法國開發署合(AFD)作,開發了醫療保險電子續約的平臺,現在平均每天都有 1.8 萬個用戶通過這一平臺使用移動錢包進行繳費和續約。

            在塞內加爾,塞內加爾政府于 2018 年啟動了支付數字化議程,有了電子支付系統,人們可以通過數字方式和遠程方式為自己或他人的醫療保健計劃付費。塞內加爾政府的目標為實現 75% 的人口健康保險覆蓋率。

            在肯尼亞,M-tiba,與 Safaricom,PharmAccess 和 UAP Insurance 合作,已建立了由 1400 個醫療服務提供商組成的網絡,并覆蓋了超過 400 萬肯尼亞人。用戶可以通過 M-tiba,在手機上儲蓄,轉賬,接收和支付醫療費用。

            5. 教育

            根據預測,尼日利亞的教育市場規模在 2.5-4 億美元。Interswitch 旗下的 College Pay 可以幫助教育機構收取學費,埃及的 xPay 也在耕耘類似業務。另外,隨著互聯網滲透率的提高,涌現出了許多在線教育公司,以彌補目前教育資源的不足,也提供了數字支付的另一種場景。以 uLesson 舉例,目前接受的支付方式為銀行卡在線支付和銀行轉賬。

            6. 本地生活及公共服務

            (1)話費

            話費充值目前是數字支付在非洲最頻繁和常見的場景。

            (2)賬單支付

            除話費充值以外,數字支付在水電費,網絡和電視服務費等賬單支付上也發揮著很大的作用。

            (3)清潔能源

            目前肯尼亞已有 70% 的電力來自清潔能源,由于政策利好,清潔能源賽道涌現了很多科技公司。其中最著名的是 M-kopa,以融資租賃模式(Pay-as-you-go,PAYG)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可支付的能源產品及服務,首付 35 美元,之后每天通過 M-pesa 支付 0.43 美元。

            發7.webp.jpg

            奧巴馬參觀測試太陽能配件,圖片來源:qz.com

            (4)稅款

            塞內加爾的 SudPay,成立于 2014 年,用戶可以通過移動支付或直接通過 Sudpay 旗下的錢包產品 Townpay 納稅,可以幫助政府控制稅基并跟蹤稅款的征收。Sudpay 目前已經發展成為支付解決方案提供商,提供的產品包括用于公共交通和停車的移動支付應用程序(TTS-Trans),展會票務(TTS-Event)和商家對商家的賬單結算(TTS-Market)。截至 2018 年 7 月,已有七個市政當局簽署了這項服務,其中三個已經啟用。

            7. 線下零售

            在非洲市場,非正式的領域 informal sectors 存活著大量的中小企業,數字化水平和能力都比較低,幫助商戶接受多渠道的付款方式,減少現金使用量,同時向這些企業提供庫存管理,客戶管理,收支管理,統計分析等服務,有充足的市場空間。比較有代表性的有加納公司 KudiGo,成立于 2017 年,主打產品為 Storefront,基于移動端,為零售商提供非現金支付處理,日常銷售管理,財務模塊以及數據分析。另外,肯尼亞公司 Spektra,通過整合型 API,幫助商戶在多個移動支付提供方之間完成收付款,功能包括在多個支付方和多種貨幣間收款,向供貨商/銀行付款或支付水電賬單,支付工資,批量支付及重復支付,退款,跨境轉賬支持,分析及客戶數據等,目前 700 名客戶中包括一半以上線下商戶。

            8. 宗教捐贈

            非洲多個國家宗教文化比較濃厚,教徒對教堂的捐贈目前絕大部分以現金進行。非洲大約有 260 萬教堂,宗教捐贈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支付場景,比如加納的教堂支付管理系統 Asoriba,提供會員管理,社區運營及支付等各項功能,包括教堂使用的 dashboard 和會員使用的 app;目前收入主要來源于向教堂收取的月費,維護費和 1.5-2.5% 交易傭金,目前已經有 500 家活躍教堂用戶,60 萬會員。

            發8.png

            圖片來源:asoriba

            9. 在線旅行及電子票務

            目前,非洲的旅游市場主要由線下驅動,即傳統渠道。目前只有一小部分(約 13%)的尼日利亞航空旅行者在線預訂旅游產品。本土初創公司的技術對接能力落后于 Skyscanner 等國際公司,另外,移動支付的普及度也是影響在線旅行市場的一個重要因素。電子售票 e-ticketing 是比較容易切入的場景。尼日利亞初創公司 Festival Coins,幫助活動組織者完成在線售票、無現金支付、活動報告、線下檢票等,已經獲得 Microtraction 的投資并進入 Google launchpad program。

            10. 房租支付

            非洲大多數青年沒有住房,房屋租金采用一年一交的形式,房產中介的經營方式比較傳統和落后,以數字支付為功能之一的,面向房產租賃行業的房地產管理系統軟件會有可值得期待的機會。

            六、數字支付的挑戰與機遇

            縱觀非洲市場,無論是從銀行卡的普及程度,還是金融服務的覆蓋范圍,相比發達國家和中國/印度等新興市場,都存在一定的差距,日常交易嚴重依賴現金。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近幾年來,變化正在逐步發生。2019 年,非洲大陸新增移動支付賬戶 5000 萬個,相比上一年出現 12% 的增長,整個大陸移動支付用戶達到 4.69 億,其中 1.81 億為活躍賬戶,通過移動支付完成的交易總額達到 4560 億美元。

            不過,數字支付的發展在大陸各個區域和國家之間存在明顯的不平衡,比如南部非洲只有 300 萬活躍移動支付用戶,這一數據在東非,西非和中非分別為 1.02 億,5600 萬和 2000 萬。不平衡的原因主要來自于以下幾個方面:監管框架的明晰,政府政策的傾向和扶持,金融系統的健全和完善,外部資本的投入,手機的普及率等。

            以尼日利亞為例,數字支付滲透率低的原因主要有:央行對于移動支付的監管框架并不明晰,牌照需要較高的資本準入,網絡連接以及對接不夠流暢等原因造成的支付高失敗率,用戶不愿意為低價值交易支付交易費用,教育水平導致的對數字化理解程度低等。同時,在數字支付領域,市場競爭還比較分散,沒有出現統一市場的玩家,用戶的選擇更多是基于支付成功率以及交易費用的權衡。

            在疫情的影響下,非洲各個國家的政府都在大力推進數字支付。運營商基于自身廣泛的代理商網絡和大量的手機用戶,如果可以克服監管方面的障礙,在移動支付領域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科技公司與手機設備商(例如傳音)上深度合作,利用預裝和系統深度集成,打造更多支付場景,也非常有機會占有一席之地。傳統銀行應該充分利用監管方面的優勢,與科技公司合作,順利推進數字化,滿足客戶更多細分領域的服務。可以期待的是,更多的科技公司將和傳統銀行達成合作,科技公司可以憑借傳統銀行的客戶網絡擴大服務范圍,傳統銀行可以憑借科技公司的技術實力改造和革新產品和商業模式。

            發9.png

            本文相關公司

            Uber認證

            騰訊認證

            旗下產品(260款):

            本文相關產品

            Uber

            Uber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WeChat

            WeChat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