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FB遭反壟斷訴訟 或被迫分拆Instagram和WhatsApp

            江清月近人  ? 

            原標題:FB遭反壟斷訴訟 或被迫分拆Instagram和WhatsApp

            作者:無忌

            的.jpg

            騰訊科技訊  12 月 10 日消息,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來自 48 個州和地區的總檢察長聯盟對社交媒體巨頭 Facebook 提起了兩起獨立的反壟斷訴訟。這兩起訴訟針對 Facebook 的兩筆主要收購:圖片分享應用 Instagram 和即時通信應用 WhatsApp。

            兩起訴訟都在為反競爭行為尋求補救措施,這可能導致強迫 Facebook 剝離這兩個應用。受此影響,Facebook 股價在周三下跌近 2%,報收于 277.92 美元。

            “這是修正主義的歷史,”Facebook 的總法律顧問珍妮弗·紐斯特德(Jennifer Newstead)在聲明中說。“反壟斷法的存在是為了保護消費者和促進創新,而不是懲罰成功的企業。Instagram 和 WhatsApp 在如今成為令人難以置信的產品,是因為 Facebook 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以及多年的創新和專業知識,為數以億計喜歡這些產品的用戶開發新功能和更好的體驗。本案中最重要的事實是聯邦貿易委員會在數年前就批準了這些收購,但在長達 53 頁的訴狀中卻沒有提到此事。政府現在想要重新開始,這給美國企業發出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即任何收購都不是最終的。用戶和小企業選擇使用 Facebook 的免費服務和廣告不是因為他們必須這樣做,他們使用 Facebook 的服務是因為我們的應用和服務提供了最大的價值。我們將捍衛用戶繼續做出這一選擇的能力。”

            FTC 的訴訟

            聯邦貿易委員會聲稱,Facebook 參與了一項系統戰略,以消除對其壟斷的威脅,包括 2012 年和 2014 年分別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聯邦貿易委員會此前已批準了這兩項收購。Facebook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價格分別為 10 億美元和 190 億美元。

            訴訟指出,Facebook 在美國個人社交網絡市場擁有壟斷權。聯邦貿易委員會表示,作為訴訟的一部分,該委員會將尋求永久禁令,這可能導致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剝離。此外,聯邦貿易委員會將尋求禁止 Facebook 對第三方軟件開發商施加反競爭條件。

            “自擊敗早期競爭對手 Myspace 并獲得壟斷權后,Facebook 已轉向通過反競爭手段進行防御,”聯邦貿易委員會在其訴訟中表示。“在確定了對其主導地位的兩大競爭威脅,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之后,Facebook 采取行動,通過收購這些公司來壓制威脅,這反映了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 2008 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表達的觀點,即‘與其競爭,不如收購。’”

            聯邦貿易委員會的訴訟還指出,Facebook 試圖收購競爭對手 Twitter 和 Snapchat,但沒有成功。“扎克伯格對 Twitter 拒絕了 Facebook 在 2008 年 11 月提出的收購提議感到惋惜。他寫道:‘我期待有額外的時間,讓我們在不必擔心競爭對手不斷壯大的情況下,將產品整理好,’”聯邦貿易委員會的訴訟稱。”

            聯邦貿易委員會訴訟的部分內容稱,Instagram 一直在吸引 Facebook 主應用的用戶和用戶參與。該訴訟稱:“通過對 Instagram 的控制,Facebook 試圖阻止 Instagram‘蠶食’Facebook 主應用,這證實了獨立的 Instagram 將對 Facebook 的個人社交網絡壟斷構成重大威脅。”

            聯邦貿易委員會在訴訟的另一個部分中表示:“Facebook 一直限制 WhatsApp 提供移動消息服務,而不是允許 WhatsApp 成為與 Facebook 主應用競爭的個人社交網絡提供商,并限制了 WhatsApp 在美國的推廣。”

            聯邦貿易委員會選擇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而不是向其內部行政法法官提起訴訟。聯邦貿易委員會在訴訟中解釋說,這一決定是由于“有理由相信被告 Facebook 正在違反或即將違反聯邦貿易委員會執行的法律規定,這是一個永久制止侵權、違約行為的案例,”屬于《聯邦貿易委員會法》的一部分。

            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委員們以 3 比 2 的投票結果,向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提起訴訟。共和黨委員諾亞·菲利普斯(Noah Phillips)和克里斯蒂娜·威爾遜(Christine Wilson)持不同意見,而共和黨主席喬·西蒙斯(Joe Simons)和兩位民主黨委員羅希特·喬普拉(Rohit Chopra)和麗貝卡·凱利-斯勞特(Rebecca Kelly Slaughter)贊成起訴 Facebook。

            48 州訴訟

            雖然各州和聯邦貿易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進行了合作,但由紐約司法部長萊蒂西亞·詹姆斯(Letitia James)領導的州聯盟選擇了提起單獨的訴訟。詹姆斯在周三的新聞發布會中表示,雖然各州“在實質上與聯邦貿易委員會一致”,但訴訟中可能存在文體差異。她明確表示,各州是“法律的獨立執行者”。

            起訴 Facebook 的州聯盟比最初加入司法部起訴谷歌的聯盟要廣泛得多。11 名共和黨州檢察長加入了司法部對谷歌的訴訟。其他州正在繼續調查谷歌,并可能提出自己的指控,并可能加入司法部的起訴。 起訴 Facebook 的州包括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廣泛背景,還包括 Facebook 的總部所在地加利福尼亞州。

            類似于聯邦貿易委員會的訴訟,48 州在訴訟中稱,Facebook 在美國個人社交網絡市場擁有壟斷權,通過“部署阻礙競爭并傷害用戶的策略”來維持。這表明,Facebook“部分是因為擔心該公司在重要的新領域落后,新興公司正在建立與 Facebook 競爭的網絡,可能會對該公司的主導地位造成非常大的破壞。”

            這些州聲稱,Facebook 讓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作為獨立品牌運營,“以填補空白,這樣它們就不會被另一個有可能削弱 Facebook 主導地位的應用所取代。”這些州指控 Facebook 在其收購戰略上使用了排他性策略,以這樣一種方式識別競爭威脅,“冷卻了創新,阻止了投資,阻止了其運營市場的競爭,而且還在繼續這樣做。”

            訴狀稱,早在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之前,Facebook 就開始進行收購,目的是壓制競爭,剝奪競爭對手的寶貴服務。2009 年,Facebook 首席產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告訴扎克伯格,如果該公司轉而使用 Twitter,這將是“一個糟糕的場景”,此后該公司收購了 FriendFeed。第二年,Facebook 收購了 Octazen,此前 Facebook 的一名高管表示,此舉將剝奪競爭對手使用其聯系人導入服務的權利,而該服務可能有助于社交網絡的發展。

            該訴訟將注意力集中在 Facebook 收集的數據在據稱保持其壟斷權力方面發揮的作用上。訴狀描述了這種所謂的權力是如何賦予它“廣泛的自由”來創造條件,讓它能夠收集和使用來自用戶的信息。這些州聲稱,Facebook 可以隨心所欲地處理用戶數據,以服務于自己的商業利益,因為用戶沒有其他選擇,即使他們更喜歡其他數據做法。

            訴訟稱,Facebook 的數據收集還使其能夠創造一種體驗,防止用戶切換到另一種服務。因為 Facebook 有如此詳細的用戶數據,它能夠建立一種高度定制的體驗,而其他平臺根本無法做到。投訴稱,除此之外,用戶在創建個人資料時投入的沉沒成本,以及 Facebook 從其廣泛的用戶群中產生的巨大網絡影響,阻止了用戶尋找替代方案。

            訴訟還稱,Facebook 通過其行為損害了消費者、廣告商和競爭公司。例如,廣告商據稱受到損害,因為他們從廣告中獲得的價值透明度有限,而且“Facebook 服務上的攻擊性內容”導致品牌受損。此外,Facebook 最初在服務的早期通過開放應用編程接口吸引開發人員進入其平臺,但后來當這些開發人員成為競爭威脅時,才關閉了他們。這些州聲稱,這一行動有助于傳播這樣的信息,即訪問這些應用程序接口的條件是“遠離 Facebook 在個人社交網絡服務方面的地盤”。

            各州請求法院采取各種補救措施,包括防止 Facebook 在未事先通知投訴州的情況下進行超過 1000 萬美元的進一步收購,認為其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 違反了《克萊頓法案》,并施加其他條件以防止未來可能的違規行為,包括剝離這兩個應用。

            詹姆斯說,該州的訴訟發出了一個信息,“任何扼殺競爭,傷害小企業,減少創新和創造力,削減隱私保護的努力,將得到我們辦公室的全力配合。”

            Facebook 的回應

            對于上訴兩起訴訟,Facebook 在官方博客發表文章予以反擊。以下為 Facebook 的回應:

            每天有數十億人使用 Facebook 的產品。為了贏得他們的時間和關注,我們與世界各地的許多其他服務進行激烈競爭。在過去的 25 年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人們分享和交流的方式因激烈的競爭而激增。最成功的平臺都是成熟的,適應人們不斷變化的喜好。正是出于這個原因,我們的產品變得流行起來,并一直保持流行--我們不斷發展、創新,并為人們提供更好的體驗,以應對蘋果、谷歌、Twitter、Snap、亞馬遜、TikTok 和微軟等世界級競爭對手。我們不斷創新和改進,因為我們必須這樣做。

            我們提供多種方式與人、企業、新聞和娛樂進行溝通、共享和聯系。我們還幫助數以百萬計的企業接觸他們的客戶。超過2億家企業使用我們的免費工具和服務與客戶聯系,雇傭新員工并發展業務。我們的大多數廣告商都是小企業,他們中的許多人在大流行期間通過在線接觸客戶而受益。

            聯邦貿易委員會和州總檢察長今天抨擊了我們進行的兩項收購:2012 年的 Instagram 和 2014 年的 WhatsApp。這些交易旨在為使用它們的人提供更好的產品。毫無疑問,它們做到了。這兩項收購當時都經過了相關反壟斷監管機構的審查。2012 年,聯邦貿易委員會對 Instagram 交易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然后一致投票予以批準。歐盟委員會在 2014 年審查了 WhatsApp 交易,發現在任何潛在市場都沒有損害競爭的風險。監管機構允許這些交易向前發展是正確的,因為它們不會威脅競爭。

            許多年后的今天,聯邦貿易委員會似乎并沒有考慮既定的法律,也沒有考慮創新和投資的后果,而是說自己做錯了,想要重來一次。除了是修正主義的歷史,這根本不是反壟斷法應該如何運作。沒有一個美國反壟斷執法人員曾經提起過這樣的訴訟,而且理由充分。聯邦貿易委員會和州政府多年來一直袖手旁觀,而 Facebook 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和數百萬小時,將 Instagram 和 WhatsApp 制作成用戶今天喜歡的應用。值得注意的是,兩名聯邦貿易委員會委員投票反對聯邦貿易委員會今天采取的行動。

            現在該機構宣布,無論對消費者造成的傷害或對創新的寒蟬效應如何,任何銷售都不會是最終的。當我們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 時,我們相信這些公司會給 Facebook 用戶帶來巨大好處,我們可以幫助他們轉變成更好的東西。我們做到了。這起訴訟可能會讓人們對美國政府自身的并購審查程序以及收購企業能否真正依賴法律程序的結果產生懷疑和不確定性。它還將懲罰那些保護自己的投資和技術不受那些不為創新付費的人搭便車的公司,使這些公司從長遠來看不太可能利用他們的平臺來刺激新產品和服務的增長。

            當然,我們知道聯邦貿易委員會提起此案的氛圍。關于“大科技”,以及 Facebook 及其競爭對手是否在大選、有害內容和隱私等問題上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人們正在提出重要的問題。我們已經采取了許多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但我們還遠遠沒有完成。我們呼吁制定新的法規,在全行業范圍內解決其中一些問題。但這些問題都不是反壟斷問題,聯邦貿易委員會的案件無助于解決這些問題。這些艱難的挑戰最好通過更新互聯網規則來解決。

            我們在業務的各個方面都面臨競爭。在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之前是這樣,今天依然如此。面對如此多的競爭對手,我們的客戶可以隨時選擇轉向另一種產品或服務--有時他們會這樣做。訴訟忽視了這一現實。

            自 2012 年收購 Instagram 以來,近乎持續的技術創新創造了一個更具競爭力的環境,并定義了十年前我們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共享和溝通方法。然而,這些訴訟采用了一種短視和錯誤的競爭觀點--認為除非一項服務完全像 Facebook,否則它無法與 Facebook 競爭。然而,事實是,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選擇,我們不斷地與其他應用程序爭奪他們的時間和注意力,通過這些應用,他們可以共享、連接、交流或娛樂。世界各地的人們選擇使用我們的產品不是因為他們不得不這樣做,而是因為我們讓他們的生活更美好。

            正如人們選擇使用 Facebook 一樣,數百萬大大小小的企業也選擇使用我們的免費工具和廣告產品。我們與從谷歌到 TikTok 的其他數字平臺以及電視、廣播和印刷等其他渠道爭奪廣告收入。企業選擇我們是因為我們的應用和服務能帶來真正的價值。不幸的是,這些訴訟誤解了廣告前景,反而扭曲了廣告商如何花錢才能接觸到目標受眾的觀點。

            8 年前,聯邦貿易委員會批準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是正確的。你今天看到的 Instagram 是 Facebook打造的 Instagram,而不是它收購的應用。當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時,它目前擁有約 2% 的用戶,只有 13 名員工,沒有收入,幾乎沒有自己的基礎設施。這是許多移動圖片共享應用之一,也是許多爭奪人們時間和注意力的應用之一。那時和現在一樣,新公司可以而且確實很容易進入市場,獲得用戶的青睞。這項交易并沒有降低任何市場的競爭力,因為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兩黨委員小組以 5 比 0 的投票結果批準了這項交易,這是正確的。

            事實上,讓 Instagram 成為 Facebook 的一部分給消費者和企業帶來了巨大的好處。Instagram 變得更加可靠,避免了讓其他快速成長的初創企業脫軌的成長之痛。它已經發展成為全球超過 10 億的用戶,擁有更多的功能和更好的體驗。與此同時,Facebook 使 Instagram 能夠幫助數百萬企業吸引客戶并發展壯大。如今,由于 Facebook 復雜的廣告創建和交付選項以及新的廣告產品,廣告商和消費者受益于更大的選擇。很難想象還有比這更成功、更有競爭力的合并了。

            WhatsApp 也不例外。在 2014 年之前,世界上許多地方的短信模式對消費者來說都很昂貴。人們被電信運營商所控制,這些運營商通過短信大規模加價賺取了數十億美元。WhatsApp 在美國很少出現,在美國,其他人長期以來一直主導著消息傳遞,短信通常成本較低。我們認為,當時收取訂閱費的 WhatsApp,如果不收費,可以做得更好,更廣泛。因此,我們在全球范圍內免費提供 WhatsApp,增加了語音和視頻通話等有價值的新功能,并通過端到端加密使其更加安全。讓 WhatsApp 成為 Facebook 的一部分給消費者帶來了好處,正如我們所預期和希望的那樣。我們為全球消費者提供了一種免費的短信替代方式,以及移動運營商收取的費用。

            很久以前,我們創建了一個平臺,數百萬開發人員在這個平臺上創建了新的應用。某些應用使用我們的平臺不是為了增強 Facebook 用戶的體驗--比如說,通過添加游戲、音樂共享或約會--而是為了不公平地復制 Facebook 已經提供的服務,比如與 Facebook 連接共享照片或消息。Facebook 告訴這些應用程序,他們不能使用 Facebook 的平臺來本質上復制 Facebook。

            這個限制是行業標準。當平臺允許其他開發人員訪問時——許多根本不提供訪問——它們通常禁止核心功能的重復。領英、紐約時報、Pinterest 和優步等都有類似的政策。公司被允許選擇他們的商業伙伴,這讓平臺感到安慰,他們可以向其他開發人員開放訪問,而這種訪問不會被不公平地利用。此外,這項政策對競爭沒有影響。例如 YouTube、Twitter 和微信,沒有我們的平臺,它們做得很好。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 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任何應用在自己的網站或互聯網上的任何其他地方提供服務。

            如果沒有美國鼓勵競爭和創新的法律,我們今天所知的 Facebook 是不可能存在的。我們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們進行了高風險的押注、投資、創新,并為人們、廣告商和股東帶來了價值。

            我們已經并將繼續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中運營。我們的收購有利于競爭,有利于廣告商,也有利于人們。我們期待著出庭的那一天,我們相信證據將表明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屬于一起,在價值上與優秀的產品競爭。

            本文相關公司

            Twitter認證

            Facebook認證

            字節跳動認證

            旗下產品(21款):

            本文相關產品

            Instagram

            Instagram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TikTok - Make Your Day

            TikTok - Make Your Day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