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音游《Beat Blade》是如何做到登頂全球 13 個國家下載榜的?

            羅斯基  ? 

            作者:羅斯基

            白鯨出海注:本文是羅斯基發布在白鯨出海的專欄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羅斯基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12 月 10 日,由羅斯基聯合 Topon、鈦動科技共同主辦的《游戲賽道新機會》主題系列沙龍在武漢舉辦。活動邀請了國內外多家業內知名公司的負責人到場分享,現場嘉賓分別從自己擅長的領域出發,通過數據分析,案例復盤等多個維度方向進行講解與經驗分享。

            在活動上,深圳戰吼網絡 CEO Yans 帶來了《爆款音樂游戲研發復盤》。作為今年的爆款休閑游戲產品,《Beat Blade》以音樂游戲之姿橫掃數十個國家或地區的免費榜。瘋狂過后,回頭來看,在《Beat Blade》研發和發行過程中又經歷過哪些事呢?

            以下為分享內容整理:

            大家好,我是戰吼網絡的 Yans。我們是一支研發團隊,總部在深圳,在北京和武漢都有分支機構。我本人是武漢人,本碩分別畢業于武漢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戰吼的另外一個合伙人,也是華科校友。我們一直很想念武漢的熱干面和豆皮,所以現在回武漢,正在建立研發、策劃、美術全職能的研發團隊。今天分享內容主要是產品的研發過程。希望大家可以有所收獲,也希望有共同志向興趣的人可以一起搞事情。

            登頂 13 個國家下載榜第一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442.png

            《Beat Blade》是一款音樂跑酷游戲, 簡單介紹一下產品的全球表現。SensorTower 曾提到,中國廠商 2020 Q3 獲得近年來最好成績,下載榜中,中國廠商攜各具創意的休閑手游探索美國市場,其中音樂游戲《Beat Blade》以超過 500 萬次下載位列榜首。圖中是 7 月份產品剛剛登頂時,在全球 13 個國家下載榜第一。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447.png

            《Beat Blade》產品研發復盤:立項的三步走

            接下來,我們對這款產品的研發進行復盤。

            那么第一個問題是如何立項,為什么選擇做這個類型的產品。評估是否進入一個品類,看頭部產品,拆解后評估成本,成本乘以二。當然這個不是我們立項的方法,是一個做 SLG 的朋友立項的方法。

            回到《Beat Blade》,當時選擇做音樂節奏類游戲,主要原因是制作人偏好,我們的制作人喜歡,或者說是我喜歡,以前上學的時候自己做過音樂類游戲。我們最早做音樂游戲是在 2019 年,那個時候是微信小游戲和超休閑剛開始火的時候,我們開發了兩個月的超休閑游戲,做完之后感覺不太行,品類沒有沉淀,做完什么也沒有剩下。所以我們決定做一些擅長的、獨特的類型。

            這是當時為什么會評估音樂類游戲的動機,但是真正決定要做的時候,還有一些其他的考慮。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451.png

            有三個主要考慮的因素:

            第一是有門檻,認真做一款音樂類游戲,或者沒有做過的前提下是有門檻的,需要懂樂理和策劃。做好音樂游戲需要樂感和樂理,還要對市場上的音樂游戲有一定了解,所以多少有一點門檻的。

            其次,我們是一個小型團隊,產品要做好,要有突破,還是需要找到創新的空間。當時我們判斷音樂類游戲有很大的創新空間。

            當我們確定做這個類型,會分三步走。首先會做 3 款產品,第一款是試試看,不要求能賺錢,只要能把游戲本身做好就可以。第二是進一步完善游戲的制作流程,游戲創意流程。第三是嘗試做大一點的創新,看能不能做成市場上中上甚至頭部的產品。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454.png

            我們公司實際上是從 2019 年下半年開始做游戲,一共做了三款產品。第一款叫《節奏抖魂》,產品玩法類似日本的一款老游戲《節奏天國》,當時聽到消息說《節奏天國》的制作人不會做續作了,所以我們就想做一款試試看。

            第二款音樂游戲較《全民打鼓》,是經典的四個軌道落音符的玩法。當時做玩法融合,我們嘗試合成玩法類型。這是第二款,就是在經典音樂游戲上嘗試融合一些其他的系統,看能不能增加外圍玩法,延長生命周期。

            第三款就是《Beat Blade》。

            接下來講一下玩法創新。

            我們在做《Beat Blade》之前花了一些時間進行了市場調研。按照 Google 的說法,音樂類游戲有一些細分的品類,最大的叫演奏類,如《鋼琴塊》是用戶量最大的;第二類是音樂跑酷類;第三個是真實類,就是提供一個樂器讓玩家使用,更像是一個學習工具。

            在做《Beat Blade》之前,比較新的,規模比較大的游戲是越南公司 AMANOTES 做的《Tiles Hop - EDM Rush》,但實際上很長時間都沒有新的交互和玩法在音樂游戲中產生。其次,我們在玩了這些游戲之后,感覺這些游戲做的都不太好,所以我們決定做一些新的玩法,能夠體現我們對音樂節奏類游戲理解的新產品。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14.jpg

            我們對音樂節奏類游戲的理解是什么呢?我們認為,音樂和節奏是兩個東西,音樂換一個詞叫旋律。下面是兩張波形圖,第一張是旋律圖,一個連續變化的波形。第二張是節奏圖,是一個方波。這是旋律和節奏的差別。我們以這個概念回看市場上的游戲,大多數都是節奏類游戲。在主機平臺早期有過很多音樂游戲,音樂游戲是什么呢?比如你的手指和遙感,根據旋律的變化在屏幕上做不同操作,他的操作是線性的。這個是音樂游戲和節奏游戲在交互層面的差別。

            所以我們就想,有沒有可能做新的交互方式,結合旋律變化和節奏點打擊,最后嘗試了很多,做出了《Beat Blade》。這是我們對音樂游戲和節奏游戲的不同理解,所以我們嘗試做一款即提現旋律又能打中節奏的游戲,有新的交互方式。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20.jpg

            研發流程與產品測試:慢工出細活 花 6 個月打磨底層玩法

            接下來介紹一下大致的研發流程。

            第一是底層玩法+測試。我先說一下什么是底層玩法。在羅斯基分享的 Voodoo 文章中提到關卡循環、核心循環。底層玩法是同樣的意思,是不同的說法,只是我們可能比他更基礎一些。我們判斷底層玩法是人機交互,比如手機游戲是以什么方式拿著手機,橫著豎著,左手右手,單手還是雙手,點擊屏幕還是滑動屏幕等。這個是底層交互部分。

            比如做音樂游戲時,或者是做一些有交互的,非數值為核心體驗的游戲,我們都會先從交互或操作層面來看,能不能設計出好的交互方式。或者是一個經典游戲,有沒有改進交互方式的空間。這就是底層玩法。

            如果找到了合適的玩法,接下來會做測試,確認這種方式是不是真的好玩,或者比市場上已有的游戲更好一點。如果是的話,接下來會做關卡設計。針對音游會找幾首非常經典的歌,設計一個關卡,嘗試將交互放到關卡中,怎么樣才能好玩,以及有多少設計的空間。

            如果關卡也過關了,第三步是設計游戲感。游戲感是一個沒有明確定義的詞,落到音樂節奏游戲里,就是指打擊感,因為是用光劍砍音符的游戲。其次是節奏感,再一個是讓玩家體會在旋律變化,就是音樂旋律變化的時候場景也會變化。

            到了游戲感階段,更傾向于做游戲品質。比如一些可做可不做的內容,把這些東西做的差不多了之后,接下來是中層玩法。用 Voodoo 的叫法是關卡循環,關卡和關卡之間有什么關系。

            總的來說前面四個加在一起就是整體的游戲體驗的核心部分。如果這個時候驗證結果都可行,接下來會做切片。切片是說,比如把游戲當成一只烤豬,之前嘗試了調味料覺得還不錯,接下來要切一塊最精華的肉看是否真的好吃。所以切片就是說,只做一個關卡,把游戲里最精華的玩法和關卡完整的做出來,進行測試。

            如果這里的測試結果都很好,接下來進入到正式的內容制作階段,比如美術內容,游戲音樂關卡內容等。這些內容都做完了,接下來是設計外部循環,比如金幣系統,升級,養成,廣告變現等。

            以上是我們制作游戲的大致過程,總的來說我們的研發流程比較慢。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25.jpg

            接下來是很重要的一點,游戲性測試。做游戲大多會從操作層面入手,所以一個很重要的點是先確認這個東西好不好。因為很多時候都是市場上沒有的東西或者是改進市場上現存的東西,有時不見得會改的很好。所以通常我們會做三種測試。

            辦公室測試比較簡單,就是做出來之后給其他項目組的同事玩,看他們的反饋。如果他們都覺得好,那第一關就過了。

            第二個是高校測試。高校測試是做好 demo后,邀請學校的學生玩一下 demo,做一個簡單的訪談,回去后分析結果,看是否達到我們的目標。

            前兩關都通過了,之后才會上線做留存測試。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30.jpg

            可見,我們做游戲是比較慢的。在《Beat Blade》開發中,從底層玩法探索到中間版本花了 6 個月時間。中間嘗試了很多不同的版本以及不同的玩法,比如類似乒乓球的玩法,也試過很多不同的歌曲。右邊的接近現在的《Beat Blade》版本,但是跑道是固定的。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35.jpg

            在開發《Beat Blade》的時候,關卡設計是我們非常重視的。因為音樂游戲好不好玩,和關卡有很大關系。關卡中有一部分是開發者無法控制的,就是音樂,旋律的變化,節奏的變化取決于音樂本身。如果能選到一首好歌,會花很多時間思考,什么樣的操作和關卡的變化,能夠體現音樂節奏的設計。

            所以每一關我們都會花很多精力做,團隊內部也會檢討每一關做的怎么樣,每關做出來之后會給其他同事體驗。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38.jpg

            從純研發到自研自發  遭遇音樂版權碰瓷及無底線抄襲

            接下來分享一些游戲發行過程中的經歷。當游戲做出來之后,第一個問題是選擇發行商。在 2019 年年底的時候,我們找到了一家常年合作的發行,當時他們也在測試一款音樂游戲,數據一般,所以他們說不想發音游,對音游也不懂,沒有太大的信心和興趣。

            聽完他們的反饋后,發現市場上好像找不到特別成熟靠譜的音游發行,我們所以決定自己做發行。

            《Beat Blade》在 2019 年 11 月上線了只有一關的 demo,主要目的是收集用戶反饋。當時收到的主要反饋是游戲很好玩,可是只有一關。接下來我們開始制作游戲的內容,到 2020 年 1 月份游戲的 1.0 版本正式上線,內含 15 個關卡。

            上線后團隊就放假了,后續疫情期間采用遠程辦公模式。遠程辦公可以滿足基礎的討論,但需要密切溝通的時候不太方便。好在游戲已經上線,當時主要工作是開發內容和買量。這時就進入軟啟動階段。

            當時團隊也沒什么軟啟動經驗,游戲上線之后就買量。但是游戲數據表現特別好,次留是 60%,于是大家就繼續制作游戲后續的內容。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41.jpg

            因為是自己發行,買量數據如下:

            大多數音樂節奏類游戲在美國市場長期買量水平在 0.3-0.4 美金,音樂類游戲的優勢是自然量比較多,高于大多數品類的自然量 50% 以上。常規渠道就是 FB、Google、Applovin、Tiktok、Unity 等。音樂一個特點是可以找網紅做視頻,給游戲帶量。我們找過國內外不少網紅,價格挺貴的,但是粗略估算效果還是正向的。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45.jpg

            《Beat Blade》 1 月上線,2 月份山寨產品上線。后續到了 7 月份,通過買量和網紅宣傳沖到免費榜第一后,有大量山寨產品,下圖是 Google Play 上的相關游戲。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48.jpg

            當產品在海外爆紅后,會有大量模仿者跟進,并且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很多。疫情還沒結束模仿的產品就出現了,并且當時我們的游戲并沒有在榜單上。其中國內外公司都有,舉個例子。

            游戲上線后某一天收到蘋果投訴,說一個公司投訴我們用了他有版權的音樂。他確實買了版權,但是并非獨家版權。可是他假冒是獨家版權,恰好他這個打假“李鬼”遇到了真“李逵“,我們的產品是有合法的授權的,所以他的投訴沒發生作用。然而,故事還沒完。過了大概三周,那個發行上架了一款模仿的產品,可見國外公司套路也挺深的。

            大量山寨產品出現,帶來的問題是 CPI 上漲和自然量分流。在《Beat Blade》之前我們是沒有發行團隊的,為了這款產品才開始做發行。人力不足加上疫情影響,沒有太多時間和精力處理模仿產品帶來的損失。

            因為模仿者眾多,我們也打聽了一下數據。做得最好的產品下載量近千萬,我們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了《Beat Blade》和模仿者的差距。

            首先《Beat Blade》比模仿者的留存要好,并且 CPI 更低,但是 ARPU 也低,變現沒有人家做得好。總結歸因來看,留存好是因為《Beat Blade》的關卡和手感更好,CPI 低可能是視頻做的更好一些,音樂游戲大多是錄屏,比較簡單,《Beat Blade》在節奏感和打擊感上做的更好。ARPU 比較低是因為我們做廣告變現經驗還在學習和探索中。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52.jpg

            《Beat Blade》上線到現在也快一年了,游戲還在持續迭代。我們認為,音樂游戲是一個偏小眾的賽道,開發有一定門檻,品類的 ARPU 不高,和超休閑游戲相近。唯一的好處是,生命周期比超休閑游戲長,但這也取決于設計什么樣的內容和玩法,來提升游戲的生命周期。

            當然還有更直接的方法,就是提升單用戶的 ARPU。現在的趨勢是中度游戲,我們也在思考怎么樣讓音樂游戲向中度發展,提升付費用戶的比例和 ARPU。如果大家能找到音樂游戲中度化的方法,ARPU 能做到 1-3 美金,還是有機會做出一款千萬下載甚至上億的音樂游戲的。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55.jpg

            對于未來的思考與總結

            作為游戲的開發者還是需要思考創新,一般來說創新有三個方向:美術、題材、玩法。小團隊可能更適合玩法,美術和題材都是燒錢的。

            選擇一個值得長期深耕的類型,持續推出新產品,積累這個類型的經驗、口碑、人才,做到品類的頭部。追熱點我們不太在意。

            最終還是落到做好玩的游戲,一般游戲好玩就意味著留存好、CPI 低,最終廣告投放就是體現這個,好玩的游戲視頻好看,視頻好看轉化率就高,CPI 就低。游戲好玩玩家更愿意玩,留存也好。

            廣告變現降低了做內購的門檻,沒有廣告變現的時候,需要做很多內容搭配內購。有了廣告變現后,游戲內容做的很薄,只要玩家愿意玩,就有商業化的機會。

            微信圖片_20201224185959.jpg

            整個游戲產業對開發者的要求越來越高,有很多優秀的年輕人希望加入我們團隊。我會跟他說游戲研發其實是很辛苦的,唯一能夠熬得住最終打磨出好玩的產品,需要的是對游戲的真誠的熱愛,而不是對金錢的欲望。早期品質一般的產品能掙到盆滿缽滿的時代再也遇不到了,游戲行業越來越圍繞著精品做高維競爭。最后希望在武漢的游戲開發者多交流,有志于研發好玩游戲的開發者加入我們,一起做出下個爆款。

            本文相關公司

            BattleCry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Beat Blade: Dash Dance

            Beat Blade: Dash Dance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游戲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