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因為不想“被綠”,美國年輕人只想和 iPhone 聊天

            辛童  ?  ?  原文鏈接

            文章來源:APPSO(ID:appsolution)

            作者:黃智健

            原標題:因為不想「被綠」,美國年輕人只想和 iPhone 聊天

            回歸單身的 Ashley 最近想用約會 app 尋找新的對象,左右滑動了一番后,Ashley 終于挑選出了一個看起來還不錯的潛在對象 Jack。

            Ashley 對 Jack 的印象還不錯,很快兩人就交換了手機號碼,并約好一起去試試附近一家酒吧的塔可。

            ef5d7ed4ca4c2fb56291ee0c34b3e557.jpg

            一切進展都還算順利,但讓 Ashley 感到有點奇怪的是,盡管 Jack 知道她的手機號碼,但他依然只在約會 app 上給他發消息,而不是使用更方便、且更不容易錯過消息的短信。

            兩人見面后,還沒等 Ashley 發問,Jack 就率先向她坦白:

            我想我需要向你說清楚,我……其實用的是 Android 手機。

            一頭霧水的 Ashley 還未反應過來,Jack 繼續說,「在這之前,我也和其他女生約會過,但是當她們知道我用的是 Android 手機后,就沒有了下文。理由是,她們不想和綠色氣泡聊天。」

            這也是為什么,我不敢給你發信息。

            別和「綠色氣泡」約會

            這是 The Verge 的資深記者 Ashley Carman 在一期播客中分享的個人經歷。

            efae558b33cb7d6545564a35683af513.jpg

            她認為「綠色氣泡」歧視正在成為一個社會問題,并且是只存于美國的問題,因為很少國家或地區的用戶會像美國人一樣熱愛用短信聊天,而不是使用微信、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

            在 2011 年蘋果于 iOS5 推出通過網絡傳輸的 iMessage 服務之前,短信的氣泡框本沒有藍綠之分,統一都是「綠油油」。

            微信圖片_20220118145714.gif

            iMessage 可以傳輸文檔、圖像、視頻等內容,功能比傳統短信要豐富得多,為了與傳統的 SMS 短信做出區分,蘋果將 iMessage 的氣泡框設計成了藍色。在一年后的發布會上,剛上任 CEO 的庫克宣布通過 iMessage 發送的消息就已超過三千億條。

            059c45d2713a89250caa5a6ce38702af.jpg

            從功能性來看,「藍色氣泡」的 iMessage 幾乎方方面面都優于 SMS 短信,除了一個問題—— iMessage 只存在于在線的蘋果用戶之間,如果對方網絡不佳、未開通 iMessage 又或者是 Android 用戶時,消息框就會變成綠色。

            簡單的顏色之差原本只為區分功能,但經過多年的發展,iMessage 已成為最廣泛的社交網絡服務之一,氣泡顏色產生的社交裂縫也隨之被無數倍放大。

            微信圖片_20220118145817.gif

            在 FastCompany 的一篇報道中提到,一名 16 歲的青年因為使用的是 Android 手機被排擠在班級的群聊之外,關于作業、課外項目等討論都與他無緣,因為他的同學們不想看到「綠色氣泡」。為了融入班級,他不得不把手上的 Pixel 2 更換為 iPhone。

            1557cc1b41d9abe4b5007db973d033b5.png

            這并非個例,只要在 Twitter 上搜索「green bubble」相關的關鍵詞,就能看到成百上千條關于「綠色氣泡」的吐槽。

            不能視頻通話、看不見輸入中的氣泡框,這些都是蘋果用戶討厭「綠色氣泡」的理由,他們認為「綠色氣泡」將他們拽回了還停留在文字通訊的互聯網史前時代,這種情緒使得他們變得抗拒與 Android 用戶聊天。

            而在美國青少年群體中,這種情緒尤為明顯。

            微信圖片_20220118145917.gif

            《華爾街日報》近日發布一篇題為《為什么 iMessage 贏了?》的報道,其中提到不少美國學生因為使用 Android 手機而遭遇氣泡顏色霸凌,他們或被朋友排擠或被嘲笑,而當他們換回 iPhone 時,原本尖酸刻薄的譏諷又會瞬間變為熱情的歡迎。

            「天啊你終于變藍了,歡迎回家。」當 CNET 的內容策略師 Mike Sorrentino 偶然換回了 iPhone,他就收到了身邊親友的一致歡迎,這意味著他們終于回歸到同一個群聊之中。

            Mike 稱有幾個過去專門為他開創 WhatsApp 賬號的朋友在他轉用 iPhone 后紛紛注銷了賬號,這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023.gif

            短信氣泡框在人們之間好像砌起了一道圍墻,圍墻外側被涂成了刺眼的亮綠色,里側則是歲月靜好的蔚藍色。

            想要取代短信的 iMessage

            根據數據統計機構 Statista 的數據,2020 年全美國發送的 SMS 和 MMS 信息的數量超過了 2.2 萬億條,相比之下英國只有 484 億條,即使將英國最近十年發送的信息累計在一起,也只是相當于美國人半年發送的量。

            743e6dcfc6b28638f6bc137c292200b0.jpg

            對于大部分美國人來說,即使他們同時擁有 Facebook、Twitter、Tik Tok、Snapchat 等無數個社交平臺賬號,但一旦要聊天,他們終究會回到最古樸的短信上。

            因此,一個更好用的短信體驗在大部分美國人看來簡直就是個殺手級服務。

            相比之下,超高速快充、高刷屏等功能似乎都變得無關緊要——反正手機遲早會充滿,但只用 iPhone 才能用 iMessage。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312.gif

            如果讓 iPhone 用戶評選出最不能割舍的 iMessage 功能,表示正在輸入中的「。。。」氣泡應該會當選第一名。

            這個類似微信「對方正在輸入」的小提示如今幾乎已是即時通訊軟件必備的功能,但在傳統的 SMS 短信中,消息還像是被拋出的小紙條,只有被砸中的那一下,你才知道有人在和你說話。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422.gif

            有 iMessage 用戶將這種毫無預警的短信交流視為一種信息打擾,習慣了氣泡提醒的他們覺得自己在交流中失去了控制權,既不知道何時會收到消息,也不知道何時應該回復消息,這也是不少人抗拒與「綠色氣泡」交流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即時通訊軟件的先驅 Kik Messenger 誕生之初,愛范兒在《溝通的價值》一文中就有討論過這種實時狀態提醒的意義。

            由于網絡溝通存在太多不確定性,簡單的實時反饋能夠有效的降低溝通的成本,讓網絡通訊成為有效、高效、自然的溝通,這是「扔紙條」般的 SMS 短信所不具備的。

            除了基礎聊天體驗,iMessage 和 SMS 短信之間還存在著巨大的功能鴻溝。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503.gif

            貫通蘋果軟件服務的 iMessage 不僅可以發圖片、發視頻,還能轉賬、玩游戲、發快閃消息、分享影訊、購物鏈接等。

            從「藍色氣泡」切換到「綠色氣泡」,就像是從富麗堂皇的別墅走進了毛坯房,這種功能空缺引起的巨大心理落差就很容易被 iMessage 用戶投射到了氣泡顏色上。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638.gif

            羅格斯大學專門研究色彩感知的心理學副教授 Sarah Allred 認為,物體的顏色常常能夠喚起人們的某種情緒,因此這場氣泡顏色之爭,有可能是因為顏色本身對用戶的潛意識產生一些影響。

            iMessage 采用的低飽和藍色會讓人聯想到天空或者大海,讓人感覺平和和舒緩。而 SMS 的高飽和綠色由于很難在自然界中找到可以參照的對象,會更容易讓人聯想到人工產品,對視覺產生刺激。

            當這種刺激與功能上的空缺聯系在一起,用戶便容易產生厭惡感,久而久之,「討人厭」的綠色便成為 Android 用戶頭上揮之不去的標簽。

            a926090e47f6b3c7afb2e27d42b0b42b.png

            Google 高級副總裁 Hiroshi Lockheimer 認為,iMessage 的封閉環境是蘋果的一種商業策略,而這種利用同輩壓力甚至是霸凌來銷售產品的行為,對于蘋果這種將人性和公平視為營銷核心的公司而言并不真誠。

            Hiroshi Lockheimer 呼吁蘋果盡快就 RCS 服務(取代短信的富通訊服務)達成一致,推動兩個平臺用戶的消息互通,進而修復彼此之間的隔閡,但蘋果始終沒有對此做出回應。

            難以逾越的「圍墻花園」

            蘋果并非所有服務都采取封閉性的策略,像 Apple Music、FaceTime 等服務都有針對蘋果生態以外的平臺做適配,很多用戶就很好奇,為什么蘋果不推出一個支持 Android 版本的 iMessage?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750.gif

            著名科技媒體人 Walt Mossberg 曾就此問題采訪了蘋果的一位高管,得到解釋稱:

            首先,蘋果自家的活躍設備已經超過了 10 億臺的規模,如此龐大的數據量已經足夠蘋果用于人工智能學習的研究;其次,一個只能在蘋果設備上提供優秀用戶體驗的信息服務,可以有效地提升蘋果設備的銷量。這個策略在蘋果其他高管的發言中也似乎得到了印證。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817.gif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蘋果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 Craig Federighi 在 2013 年的一封郵件中提到:「我擔心將 iMessage 移植到 Android 只會消除 iPhone 家庭給孩子購買 Android 手機前的顧慮。」

            三年后,時任市場營銷總監的 Phil Schiller 在另一封電子郵件中向首席執行官 Tim Cook 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將 iMessage 移植到 Android 系統對我們的弊大于利。」

            微信圖片_20220118150842.gif

            iMessage 與其他蘋果生態服務一樣,通過軟硬件的捆綁將 iPhone 打造成了一個「圍墻花園」,一旦用戶習慣了這種體驗,便不得不為相對昂貴的設備買單。

            這是一個成功的商業策略,它讓 iPhone 在高端手機市場有了幾乎不可撼動的統治力,但在分析師 Ben Thompson 看來,這近似是一種「軟壟斷」。

            Ben Thompson 的一篇博客中提到,iPhone 的主要競爭力不是性能出眾的硬件,而是 iOS。如果用戶想要體驗 iOS 的服務,那么 iPhone 則是他們唯一的選擇,通過不斷壘高 iOS 的服務墻,可以吸引越來越多 Android 陣營的用戶轉投 iPhone。

            f98c6a6a6265cc3ba627657878f95762.jpg

            圖片來自:Business Insider

            蘋果對 iOS 的「壟斷」讓 iPhone 擁有任何對手都沒有的競爭優勢:即使手機市場達到飽和,蘋果的市場份額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長。

            而美國青少年因為 iMessage 產生的分化,就像是這種增長模型的現實版本。

            根據 Piper Sandler 最新發布的美國青少年調查報告,有 87% 的調查對象擁有 iPhone,并且有 88% 的人有購買 iPhone 的意愿,Piper Sandler 的執行董事 Harsh Kumar 稱這個數據接近他們調查的歷史最高水平。

            不過,iOS 構建的「圍墻花園」依然有著自己的局限性,只要有一個雙平臺統一服務的超級 app 出現,iPhone 的領先局勢便很容易就被打破。

            fb77ebc2ea0d73cfc435fc288caaa4bf.jpg

            Ben Thompson 認為微信在中國的流行,就是打破「軟壟斷」的典例,由于微信在 iOS 和 Android 系統上的功能沒有本質不同,「圍墻花園」產生的隔閡被微信統一的綠色氣泡框所稀釋。

            和大洋彼岸的藍、綠色氣泡大戰相比,這也許是件好事。

            本文相關公司

            Apple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