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現金依賴降低,各方“激戰”印尼數字支付市場

            7點5度  ? 

            原標題:現金依賴降低,各方“激戰”印尼數字支付市場

            作者:7點5度 (微信公眾號ID:Asia7_5)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7點5度發布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7點5度專欄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2021 年東南亞互聯網經濟報告還指出,東南亞數字支付 GTV 在 2021 年達到 7070 億美元,預計到 2025 年達到 11690 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為 13%。作為東南亞第一人口大國,印尼數字支付市場也具有巨大的潛力,也吸引了各方的注意力。比如,印尼政府為支持數字支付的發展不斷完善基礎設施,消費者和商家對數字支付的需求刺激支付從業者不斷提供新解決方案,各類支付公司不斷涌現并完善市場生態,投資者和外國支付玩家也看好印尼數字支付市場。在一片向好的大環境下,新入場玩家還有哪些機會?

            啊5.jpg

            印尼政府不斷推動數字支付發展

            相較于二維碼支付在中國和信用卡在美國的大量普及,印尼由于人口眾多,地形條件復雜,數字支付的發展進程相對比較緩慢。所以,以現金為基礎的支付方式在印尼仍然占主導地位。但在近年來,隨著印尼數字化進程的加快,依賴現金支付的狀況已經有所改變。甚至,數字支付在未來將成為印尼首選支付方式之一。

            “我們要意識到,印尼正在向數字時代邁進。很多政府平臺甚至私營平臺都開始推動無現金支付,人們已經意識到現金不是萬能的,很多人在疫情期間甚至害怕持有現金。大家都意識到數字化變得越來越重要,很多環節必須通過數字支付來完成,”印尼微貸企業 KMSB 主席 Mohsein Saleh Badegel 在接受 7 點 5 度采訪的時候曾說道。

            正如 Mohsein 所說的,印尼政府在推動無現金支付上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創新,逐步完善了數字支付的基礎設施。比如,印尼央行在 2019 年發布了 QRIS 系統,即印尼標準化二維碼支付,旨在打造簡單、捷的二維碼支付交易流程。QRIS 系統允許當地各類電子貨幣、電子錢包及手機銀行應用程序的用戶在全平臺上使用一個統一標準的二維碼進行支付,而不必單獨使用各平臺的二維碼。消費者使用任意 QRIS 所支持的應用程序,掃描通用二維碼即完成支付交易。截止 2020 年底,QRIS 系統支持印尼各類銀行及電子錢包應用多達 35 種,并已覆蓋 600 萬商戶,其中 85% 是中小微企業。

            除此之外,印尼央行還推出了國家開放 API 支付標準 (SNAP),以促進支付交易處理方面的開放式應用程序間互連。SNAP 旨在打造一個健康、有競爭力和創新的支付系統行業,為公眾提供高效、安全、可靠的支付系統服務。而開放 API 支付標準化有望減少行業分散,同時加速印尼金融和經濟數字化。

            為了進一步完善數字支付基礎設施,印尼政府還在今年 1 月推出了該國首個實時支付基礎設施 BI-FAST,為公眾提供零售支付服務。這是印尼數字現代化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旨在為支付系統行業、數字銀行、金融科技、電子商務、消費業創造一個端到端的集成環境。在計劃的第一階段,印尼全國有 20 多家銀行參與進來,提供 24/7 實時信用轉賬以及銀行和客戶層面的實時交易結算等服務。

            在 DOKU 首席國際業務合作官 Alison Jap 看來,印尼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讓行業實現了從“競爭小,客戶少”到“競爭激烈,蛋糕更大”的良性轉變,支付線上化和電子化是不可逆轉的必然趨勢。

            印尼用戶對數字支付接納度提升

            從消費者和商家的角度來看,印尼用戶對數字支付的接受程度也越來越高,進一步促進了行業的發展。

            從消費者端來看,印尼在疫情開始到 2021 年上半年新增 2100 萬數字消費者,這類消費者在未來會持續使用數字化服務,為數字支付行業的發展創造極大的機會。App Annie 和 iPrice 的一項調查研究以時域(session)為指標,指出印尼人使用金融類應用程序的時域從 2019 年 7 月到 2020 年 7 月增加了 70%。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與疫情期間線上金融需求增加有關,另一方面也跟印尼人同時擁有多個電子錢包的習慣有關。該調查研究還指出,47% 的印尼人有 3 個或 3 個以上的電子錢包。在數字化需求和數字化使用習慣的雙重作用下,數字支付交易額也在大幅上漲。據 The Asian Banker 報道指出,消費者在疫情期間對數字支付的采用率飆升,電子貨幣轉賬的價值從 2019 年的 100.7 億美元增長到 2020 年的 139.5 億美元,增長了 38.62%。

            從商家端來看,疫情嚴重時期采取的封控措施,也進一步刺激了商家對數字支付的采用率。而且隨著消費者養成數字支付的習慣,商家對數字支付的接納度也在不斷提高。從 2020 年 12 月到 2021 年 10 月,印尼 QRIS 系統的采用商家從 580 萬增加到 1200 萬商戶。據 2021 年東南亞互聯網經濟報告指出,超 90% 的印尼商家正在接受數字支付,77% 的印尼商家表示會在未來 1-2 年繼續增加數字支付的使用頻率。

            不管是消費者還是商家,在印尼數字經濟發展的大浪潮下,使用數字支付將成為一股潮流。據 2021 年東南亞互聯網經濟報告指出,印尼 2021 年互聯網經濟 GMV 達到 700 億美元,預計到 2025 年達到 1460 億美元。幾乎所有行業的發展增速都達到了兩位數,尤其是電商、出行和外賣以及線上媒體等行業。其中,印尼電商的發展速度以及規模最大。在 2020 年-2021 年,印尼電商的年復合增長率達到 53%,GMV 從 2020 年的 350 億美元增加到 2021 年的 530 億美元。而出行和外賣以及線上媒體的 2020 年-2021 年年復合增長率分別為 36% 和 48%。在各行各業持續數字化的過程,也是數字支付應用場景不斷成長的過程,有利于繼續培育消費者和商家培育的線上支付習慣。

            印尼電子錢包競爭格局越來越激烈

            在推行數字化支付的過程中,印尼人銀行卡持有率低一直是一個較大的挑戰。據 The Jakarta Post 報道指出,印尼無銀行賬戶和銀行賬戶不足的人口約占該國人口的 66%。而且,印尼銀行卡滲透率不足 25%,信用卡發行率只有 15%。印尼信用卡使用率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是該國的征信機構缺乏關于低收入公民信用度的數據,金融普惠力度還需進一步提高。

            而推廣電子錢包是提高印尼金融普惠的重要一步。因為大多數電子錢包并不需要綁定銀行賬戶或者信用卡,使用者只需一部可以聯網的智能手機即可完成注冊,且可以在線下便利店完成現金充值。據Data Reportal 數據顯示,印尼互聯網滲透率在 2022 年初達到 73%。另外,截至 2022 年初,印尼有 3.701 億個蜂窩移動連接設備,智能手機滲透率超 70%。相比信用卡和其他替代支付方式,電子錢包也成為疫情期間增長最明顯的數字方式之一。據 statista 數據顯示,從 2019 年到 2022 年,電子錢包預計占印尼總交易價值 (GTV) 的百分比將從 23% 躍升至 28%。

            在這樣的優勢條件下,印尼成為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移動支付市場之一。據倫敦金融公司 Boku 和數字技術分析公司 Juniper Research 合作發布的 2021 年電子錢包報告顯示,印尼電子錢包用戶到 2025 年預計將增加到三倍以上。與此同時,印尼電子錢包的競爭程度也將越來越激烈。

            市場上,GoPay、OVO、DANA 和 LinkAja 是公認的印尼四大電子錢包。但 2021 年電子錢包報告指出,ShopePay 憑借高額返現和促銷活動,成為印尼第二大使用廣泛的錢包,占據 15.6% 的市場份額。據 Shopee 在 2020 年 10 月的數據顯示,ShopeePay 已覆蓋印尼當地超過 500 個城市,其中二三線城市受惠顯著——在大雅加達地區之外,使用 ShopeePay 的交易量增幅超 8 倍。相比之下,OVO 仍然占據最大的市場份額,約為 38.2%,LinkAja 占 13.9%,GoPay 占 13.2%,DANA 占 12.2%。

            GoPay

            GoPay 與超級應用 Gojek(現為 GoTo)綁定,是印尼嵌入式移動錢包之一。首次推出時,GoPay 主要用于打車服務,到外賣和電商等領域的應用場景。2020 年,GoPay 每月活躍用戶超過 3800 萬。這一數字僅被 ShopeePay 超過,同期 ShopeePay 每月活躍用戶超過 5150 萬。

            OVO

            OVO 是一款獨立的電子錢包,隸屬印尼力寶集團。目前,OVO 已經與 Grab 、Tokopedia(現為 GoTo)和 Lazada 等超級應用玩家建立了牢固的合作伙伴關系,幫助 OVO 形成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此外,OVO 還通過 OVO FinTalk 開展一系列的線上研討會,進行有關印尼公共金融知識和數字支付相關的市場教育。

            LinkAja

            LinkAja 在 2019 年 6 月底正式運營,其背后由印尼電信 Telkomsel、四家本地銀行(Mandiri、BRI、BNI、BTN)和印尼國家石油公司 Pertamina 等公司支持。2020 年 11 月,LinkAja 在 B 輪融資中約籌得 1 億美元,由東南亞出行巨頭 Grab 領投。本輪融資后,Grab 持有 LinkAja 約 5.7% 的股份,Telkomsel 持有 25%(仍是最大股東)。

            DANA

            DANA 也被稱為印尼版支付寶,于 2018 年 3 月由印尼企業集團 EMTEK 和螞蟻金服合資成立。通過 DANA 錢包,印尼用戶可以像支付寶一樣方便地進行手機話費充值、賬單支付、繳付水電費、繳納社保、賬單分期等常見電子錢包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這幾個印尼移動錢包背后的利益關系互相交織。比如,GoPay 是 Gojek 旗下的移動錢包,OVO 的股東包括 Tokopedia 和 Grab,而 Gojek 和 Tokopedia 已經在合并成印尼最大科技公司 GoTo,并在 2022 年 4 月完成上市。LinkAja 的背后有Grab 和印尼電信 Telkomsel,DANA 則由印尼媒體巨頭 Emtek 和螞蟻金服合資成立,而在 2021 年 4 月,Grab 以 2.74 億美元收購 Emtek 約 4% 的股份。

            啊6.jpg

            從中可以看出,Grab 以及旗下的嵌入式電子錢包 GrabPay 也是印尼數字支付市場重要的“攪局者”。其實早在 2017 年,Grab 在印尼收購了一家名為 Kudo 的 O2O 公司,并更名為 GrabKios,主要目的是為了給本地的 Warungs(印尼本地的一種街頭售貨亭或者說是小型傳統攤販)提供數字支付服務。印尼估計有 350 萬個 warungs,占該國快消品 (FMCG) 零售交易的至少 70%。Grab 部署了數百萬個 GrabKios 代理來為整個印尼的 Warungs 提供服務。借助 GrabKios,warungs 和個人消費者可以訪問數字金融服務,包括匯款和賬單支付。

            隨著印尼數字支付市場的發展潛力日益凸顯,外來電子錢包玩家也開始進場,并通過與本地玩家合作來進行相關的布局:

            2009 年,三星通與 DANA 和 GoPay 合作打通移動支付渠道進入印尼市場,用戶可通過 Samsung Pay 訪問 DANA 和 GoPay;

            2020 年 1 月,支付寶與印尼銀行 Bank Mandiri、Bank Rakyat 合作正式進入印尼市場;

            2020 年 1 月,微信支付與 CIMB Niaga 銀行合作正式獲得了在印尼的營業執照;

            2020 年 6 月,Paypal 和 Facebook 成為 Gojek 最新投資者,WhatsApp Pay 通過和 Gojek 合作布局印尼市場。

            支付寶、微信支付、Samsung Pay 和 WhatsApp Pay 等都會成為本地移動支付玩家的重要競爭者。外來玩家和印尼本地銀行或者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可以打通更多碎片化的支付場景,以此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在未來,印尼電子錢包市場的競爭勢必越來越激烈,提升服務能力以及通過合并購的方式擴大自己的服務生態,或許將成為玩家保持競爭力的重要手段。

            印尼其他數字支付玩家完善生態

            除了電子錢包玩家,支付網關、跨境轉賬、BNPL 等細分領域的企業也是印尼數字支付生態重要的組成部分。盡管這些領域的玩家競爭程度不如電子錢包激烈,但各自的成長也為印尼整個數字支付行業貢獻了重要的力量。

            支付網關

            在印尼,支付網關公司往往充當完善數字支付基礎的工作。據印尼支付網關獨角獸 Xendit 的首席運營官 Tessa Wijaya 指出,“美國圍繞信用卡建立一切,但在東南亞你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在像印尼這樣的國家,信用卡普及率極低,必須有人為商家提供替代支付方式。”簡單來講,想要收款和付款的商家首先需要聯系銀行和其他合作伙伴,進行渠道和網絡的整合才能完成線上收款和付款的流程。然而,許多小型企業沒有時間或資源來做這件事,但卻為支付網關公司創造了機會。

            Xendit 則通過匯總商家的支付選項來解決這個問題。通過集成平臺,Xendit 讓企業能夠通過銀行賬戶、虛擬賬戶、信用卡和借記卡、電子錢包、零售店和在線分期等支付方式接受付款。目前,Xendit 已經和 GrabPay、OVO、Lazada 和 Ninja Van 等大公司合作。

            跨境轉賬

            在印尼跨境支付公司 Transfez 聯合創始人兼 CEO Edo Windratno 看來,在印尼做跨境支付和回款的機會主要來自油氣行業、海外務工人員轉賬匯款以及每年 2000 億美元的進口交易。對于很多印尼人來講,匯款的唯一途徑是通過銀行以及一些現有的匯款公司,但他們很少有基于手機移動端的線上解決方案。“你必須去到線下的分行,填一堆文件,交一筆高費用,用時 3-4 天才能把資金匯入賬戶。”

            為解決這些痛點,專門針對跨境支付和回款的公司出現,并在市場上得到了很好的回應。以 Transfez為例,盡管受疫情影響,Transfez 在 2020 年一年的交易數量仍實現了 30 倍的增長。“由于印尼在疫情期間采取的封鎖和行動管制政策,很多人都開始感受到數字化業務的便利性,也開始主動尋找數字化的解決方案,比如線上匯款。”Edo 還表示,即使是在疫情后,數字跨境支付服務也會不斷增加。

            BNPL

            在印尼,BNPL(先買后付)仍然是一種非常新穎的支付方式,具有很高的增長潛力。根據 Research and Markets 2021 年第四季度 BNPL 調查,印尼 BNPL 市場預計將以每年 94.7% 的速度增長,到2022 年達到 26.693 億美元。在 2022 年至 2028 年期間,BNPL 支付采用率預計將以 44.4% 的復合年增長率增長,GMV 達到 242.472 億美元。據報告觀察,居住在雅加達等城市地區的人們傾向使用信用卡公司和銀行提供的傳統分期付款計劃 (IPP),居住在印尼農村地區的用戶則更傾向非信用卡公司提供的 BNPL 服務,因為那里的信用卡持有率要低得多。

            Kredivo 是印尼 BNPL 玩家代表,其母公司是東南亞金融科技集團 FinAccel。Kredivo 用戶可以在獲得信用評分后在多種付款模式中進行選擇,如 30 天免息還款或其他分期付款方式。目前,Kredivo 在印尼共有近 400 萬用戶,并計劃開拓越南、泰國等地區市場。

            印尼數字支付未來有潛力也有挑戰

            據 statista 數據顯示,印尼數字支付業務交易總額到 2021 年預計達到 570.22 億美元。2021 年至 2025 年,印尼數字支付的復合年增長率率為 12.2%,到 2025 年的數字支付交易總額預計為 902.82 億美元。隨著印尼數字化進程的加快,本地數字支付在未來還將迸發更大的潛力。

            在這樣利好的情況下,印尼支付玩家得到了很好的成長,激勵了更多創業者,也吸引了更多投資人的目光。目前,印尼支付領域誕生了兩家獨角獸公司——電子錢包 OVO 和支付網關 Xendit。成立于 2017 年的 OVO 在兩年后估值超 10 億美元,曾上榜 2020 胡潤全球最年輕獨角獸榜單。成為獨角獸后,OVO 仍然吸引了 Grab 的注意力。在 2021 年 10 月,Grab 向 OVO 早期投資者購買股份,增加了其對 OVO 的控股。通過最新的交易,Grab 增持 OVO 的股份至 90%。另一邊,成立于 2014 年的 Xendit 則在 2021 年成為獨角獸,并在 2022 年的 5 月 20 日獲得一筆 3 億美元 D 輪融資,由 Coatue 和 Insight Partners 共同領投,Accel Partners、Tiger Global、EV Growth 和 Intudo Ventures 等跟投。在數字支付這個賽道上,印尼創業公司也將迎來更多的機會。

            與此同時,新進場的玩家也要注意印尼央行的新規,做好合規工作。比如,印尼央行發布關于支付系統的第 22/23/PBI/2020 號法規(Reg 22),對現有持牌支付玩家進行 PJP 和 PIP 的分類,并對外國直接投資進行了限制,該法規于 2021 年 7 月 1 日正式生效。其中,PJP 為支付服務提供商,包括為用戶提供支付交易服務的銀行和非銀行機構。對于非銀行實體的 PJP 企業來講,在印尼股東掌握 15% 控股權和 51% 投票權的前提下,外資最多可控股 85% 以及擁有 49% 的投票權。而且,開展 PJP 業務的公司必須獲得印尼央行的牌照;PIP 為支付系統基礎設施提供商,如提供清算和終端結算服務的提供商。對于非銀行實體的 PIP 企業來講,只允許 20% 的外資控股,剩下 80% 的股份必須為印尼股東所有。而且,開展 PIP 業務的公司必須獲得印尼央行法令 (penetapan) 。

            就現階段而言,數字支付的市場教育仍需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不管是對消費者端還是商家端。而且,印尼數字支付的基礎設施仍需要不斷完善。DOKU 首席國際業務合作官 Alison 曾與 7 點 5 度分享,“即使現在印尼擁有 2.7 億人口,但也就 1700 萬人有信用卡,而在偏遠地區可能距離最近的 ATM 機都要 2 個小時的路程。”即使印尼數字支付的前景一片光明,但現階段的痛點和挑戰也不能忽視。“印尼市場雖然很大,但并不像很多創業者想象中那么容易。心態很重要,要做到堅持不放棄,”對于所有的創業者,尤其是出海東南亞的創業者,Alison 這樣寄語。

            本文相關公司

            Grab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Grab Superapp

            Grab Superapp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