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未上市的242家中國獨角獸,有人只差一步,有人再無可能

            lixingzao  ? 

            字節還有多久上市,可能牽動了很多投資人的心。但卡在上市門前的,又何止字節?

            圖片1.png

            字節 12 輪融資記錄(不完全)| 圖片來源:Crunchbase

            5 月 6 日,字節跳動(中國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抖音集團(中國香港)有限公司,似乎有業務分拆獨立上市的意思。另一方面,字節還聘請了在上市、融資項目上經驗豐富的世達國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高準(Julie Gao)加入字節跳動,接替周受資出任 CFO,又給這一消息增加了可信度。不過話說回來,距離字節完成 40 億美元 Pre-IPO 融資已經過去了 4 年,如今融資金額更是達到了 80 億,現在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獨角獸企業,面對的投資人退出的壓力可想而知。 

            但這也不是字節一家獨有的問題。這兩年互聯網公司在資本市場上的表現并不理想,上市環境越發收緊,不少融資金額超過數十億美金的公司,還卡在上市節點前。近日,美國數據分析公司Crunchbase 恰巧發布了 2022 全球獨角獸公司榜單,按投后估值進行排名,共列出了 1300 多家公司,每天進行一次更新。這批還未上市,但有著最高估值的獨角獸公司共籌集了 7660 億美金,總估值到達了 4.5 萬億美金。

            全球 1300+ 家獨角獸中,中國公司242家

            在榜上全球 1300 多家公司中,中國公司共占據了 242 家(可能會隨更新波動),在數量上占總榜的 18.3%,僅次于美國。其中,全球 TOP10 獨角獸為(單位:美元):

             微信圖片_20220617094821.png

            全球估值 Top10 獨角獸 | 數據來源:Crunchbase

            而中國公司估值在 100 億美元以上的有:

            image.png

            估值超過 100 億美金的中國獨角獸企業 | 數據來源:Crunchbase

            因為篇幅有限,這篇文章,我們就白鯨出海主要關注的賽道,來做盤點,包括泛娛樂、DTC 品牌、以及那些年沒有上成市的工具們。

            除了字節,泛娛樂賽道還有哪些獨角獸沒上市?

            字節——1800 億美金的巨型獨角獸

             image.png

            在這項榜單中,最大的獨角獸自不必說,字節跳動憑借 1800 億美元的估值居榜單之首。

            圖片2.png

            圖片來源:富途牛牛

            現在這只巨型獨角獸,很可能拆分上市。其中一部分是監管問題,2020 年水逆期雖然已經過去,但在去全球化大趨勢下,海外業務依然存在不確定性;另一部分就是投資人的退出壓力,字節成立至今已經融資 80 億美金。

            如果將國內和海外業務合在一起看,字節自然是全球范圍內最具想象空間的公司,TikTok 在全球大部分市場基本確立 No.1 的位置,商業化也剛起步。但在廣告方面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TikTok For Business 進入多個渠道榜單;電商方面,2022 年 4 月 TikTok 單日全球 GMV 也增長到了 640萬美金。當然問題也還很多,例如在某些市場流量嘗試轉化為電商收入時的“失靈”。

            圖片3.png

            圖片來源:白鯨出海根據 AppsFlyer 數據繪制

            但 TikTok 即便前景明朗,海外監管環境依然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改名分拆業務和引入資深 IPO 法務任 CFO 是分散投資人退出壓力的一個有效方法,但這個時間點相比于快手上市時,確實環境差了許多。

            我們回看短視頻第一股快手上市時,市場當時給了非常積極的反饋。2021 年 2 月 5 日,快手在中國香港聯交所主板正式上市,首日在港交所開盤上漲 193.913%,報 338 港元,成交量 92.422 億元,總市值 1.39 萬億港元。但經過一年之后,從 338 港元一路跌到了如今的 87 港元,大約跌去了 75%。

            圖片4.png

            快手自上市至今股價走勢圖 | 來源:東方財富

            而相應地,快手的財務表現,并沒有很差。在收入方面,由 2020 年的 588 億元增長到 2021 年的811 億元,主要得益于線上營銷服務同比 95.2% 的增長和其他服務(主要由電商發展推動)同比99.9% 的增長,廣告和電商比較重要的兩條線在穩步推進。只是,相較于抖音,全球化腳步要慢太多,而且已經基本從全球化變成了“區域化”。

            相比之下,根據網上的公開數據,2021 年字節營收達到 580 億美元,約合 3678 億人民幣,同比增長 70%,其中絕大部分來自于國內,抖音也還在探索本地服務等賽道進一步推動增長,為上市做準備,雖然抖音對此不予置評。如果抖音上市成行,在這個時間點,資本市場對市場份額更大、商業化成績更好的抖音,給出怎樣的反饋,還是比較令人期待的。而 TikTok 最終的命運,不僅是其自己,也是立志做全球化的多數企業的關注對象。

            同樣被卡在上市門前的小紅書,做出海和交易場

            image.png

            緊跟字節跳動之后,分享生活方式和種草的社交媒體小紅書是泛娛樂社交賽道第二大獨角獸。在2021 年 4 月,路透社曾報道小紅書計劃赴美 IPO,后被傳暫停。10 月赴港 IPO 的傳聞也被否認。不過去年年底淡馬錫和騰訊領投的新一輪 5 億美元的融資把小紅書的投后估值抬到了 200 億美元,融資總金額 9.18億 美元。

            圖片5.png

            小紅書融資歷史 | 來源:Crunchbase

            目前小紅書的估值是字節的 1/9,但收入方面有些能力不足、且偏科嚴重。根據晚點 LastPost 的消息,小紅書 2020 年營收約為 7.5 億至 10 億美金,包括廣告和電商兩部分。廣告業務營收占比約80%,電商業務占比約 20%。其中廣告營收實現 3 倍增長;電商 GMV(含自營和第三方電商)達到10 億美元,電商業務整體貨幣化率預計在 15%~20%。對于貨幣化率這一塊,小紅書在 2020 年 7月出過一個降低傭金的通知,為了緩解疫情下市場的壓力,將商城基礎傭金率下降至 5%。相較之下,快手的電商貨幣化率為 1% 多一點,拼多多大概在 3%,淘寶為 3.7%,京東 7% 左右。

            圖片6.png

            結構上,80% 的廣告收入占比,和小紅書“種草”屬性極強、但“拔草”功能相對較弱,其實是匹配的,但這樣的收入占比又是不利于社區發展的。和很多平臺一樣,小紅書也面臨著平衡收入結構的難題。相比于其他互聯網公司,例如 B 站、抖音、快手,小紅書在廣告收入上僅高于 B 站,但 2021年 B 站的廣告收入僅占總收入的 23.3%。

            圖片7.png

            2021年,各互聯網公司廣告收入對比 |  來源:天風證券

            面對用戶更多通過社區分享、種草筆記來了解產品,然后通過其他的電商平臺“拔草”的難題,小紅書在電商方面也做出了一些改變。除了切斷淘寶外鏈、推行“號店一體”、入局直播等方式嘗試構建閉環,小紅書更希望發揮自己在社區建設上的優勢。在這個思路的引領下,公司選擇成為一個“交易場”,利用其頗具文化氣息的社區氛圍,為消費者打造出一種“逛街”般的體驗。在小紅書設計了店鋪賬號可以在筆記中插入商品的功能后,用戶刷著刷著就可以“進店”,看到喜歡的就直接點進去買下,形成一種獨特的“線上逛街”,把文化氛圍和消費綜合起來。不過這種模式是否可行、GMV 體量是否足夠,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在上市的時候,能夠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商業化空間,小紅書的另一個動作是,出海。根據廣大大數據,小紅書在過去兩年時間里累計在海外投放了 17600 條去重廣告素材。而近幾個月,主要在中國港澳臺和馬來西亞的廣告投放開始增加,而這些地區一個比較顯著的特點是,都有大量的華人群體,背后是小紅書比較“簡約”的出海思路。

            圖片8.png

            小紅書在各地的廣告投放量 | 來源:App Growing Global

            圖片9.png

            小紅書在各地廣告投放的地區占比 | 來源:App Growing Global

            圖片10.png

            小紅書在推特的運營 | 來源:小紅書推特

            在社交媒體的運營方面,小紅書也僅在推特上保持日更,在 6 月 8 號這天還借勢高考分享一些小紅書的手作內容。只不過粉絲數量實在太少,幾乎看不到評論區的粉絲互動。一位接近小紅書的人士也曾向虎嗅表示,小紅書至今沒有出海業務獨立負責人,甚至未對不同國家用戶進行分區運營。這么看來,小紅書仍需在調整自身產品和明晰發展方向上做出努力。

            從以上的情況也可以看出,與字節這樣堅定全球化的公司相比,小紅書的出海腳步顯得有些游移不定。但確定的是,字節可是看上了小紅書的“種草”賽道,想要在海外做出另一個“小紅書”。

            圖片11.png

            Lemon8 應用界面 | 來源:App Growing Global

            我們反觀字節版本的海外“種草”應用「Lemon8」,相較小紅書有更強的針對性。廣告投放一半以上部署在美妝產業成熟的日本,目前已經累計超百萬次下載,在生活榜始終保持著前十的排名。并且已經向泰國和印度尼西亞拓展。

            圖片12.png

            Lemon8 在 Google Play 端今年 3-6 月投放素材的市場占比 | 來源:App Growing Global

            面對字節的競爭壓力,小紅書于 2021 年 2 月也在日本推出了新產品「Uniik」。和 Lemon8 的圖文模式類似,但 Uniik 聚焦于更細分的穿搭種草。并且在 6月17 日還計劃在東京舉行“Uniik時尚之夜”大型活動,邀請了眾多時尚名人和特約嘉賓。目前,Uniik 已經突破了 20 萬下載,雖然距離Lemon8 的百萬下載量還有一些差距,但是在“生活方式”的排行榜上,近期 Uniik 一直在穩步攀升。

            圖片13.png

            Uniik界面 | 來源:SensorTower

            圖片14.png

            Uniik 在日本 iPhone 設備上 5.15-6.13 歷史排名變化 | 來源:data.ai

            同樣受困于商業化的虎撲

            image.png

            與女性用戶偏多的小紅書相反,男性用戶占主流的“體育論壇”虎撲雖然也邁進了 10 億美元的門檻,但是也面臨著商業化難題。在目標用戶群體方面,自2004年前身 hoopCHINA 籃球論壇建立以來,虎撲從籃球論壇發展出門戶、賽事、游戲等多元業務。可以看到,這些元素所指向的主要都是男性群體。虎撲的 CEO 程杭也曾表示,男人喜歡和男人在一起。因而在外界,虎撲也往往被嘲為“直男”社區。

            這也導致了商業化難題,在廣告和電商,互聯網最主要的兩大主流商業模式下,虎撲都不吃香。而以興趣聚集的社區模式下,用戶對于商業化也更反感。回溯過去幾年,虎撲做出的一些商業化嘗試走得并不順利。2012 年推出“識貨”,2015 年推出“毒”,也就是后來的“得物APP”,還受到“炒鞋”和“假貨”事件的不良影響。得物在 2018、2019 年進行過三次融資,在 A 輪后融資達到 10 億美元。但據程杭表示,截至 2020 下半年,虎撲的收入仍以廣告為主,占比 48%,電商和創新業務分別占 38% 和 14%。

            據新浪科技消息,得物目前估值超過 100 億美元,字節正在考慮出售得物的少數股份。目前虎撲仍有有得物 15% 的股權。囿于缺少硬性的盈利能力,面臨著體育社區粉絲流量變現難的問題,虎撲在16 年和 19 年兩次沖刺上市的結果都不太理想。

            圖片15.png

            得物融資歷史 | 來源:企查查

            電商、品牌賽道上的獨角獸還有幾何?

            泛娛樂賽道之外,電商、品牌賽道下也有不少還未上市的獨角獸公司。這些公司被筆者粗暴地分為了 3 類,第一類是主要以線下方式滲透海外市場的品牌,包括元氣森林、喜茶、蜜雪冰城以及 KK 集團(KK 集團 2021 年 11 月向港交所遞交 IPO 申請,但近日顯示上市材料失效);第二類是銷售單價較高、帶“電”類產品的大疆、堅果投影以及九號公司(或許 Crunchbse 的統計有誤,九號公司已經在科創板上市);最后,也是我們這次關注的一類,則是以銷售服裝為主的 SHEIN、PatPat、Cider 和 Jollychic。

            多次網傳上市,估值千億美金的 SHEIN 和他的學徒們

            SHEIN 估值千億美金,今年 4 月完成了 F 輪融資,總融資金額 21 億美金,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老虎基金、IDG 等實力玩家,離上市似乎就差臨門一腳。其實從 2020 年開始,就常有 SHEIN 即將上市的消息爆出來,SHEIN 要么出面否認,要么干脆擺爛不作回應。

            從 SHEIN 開始進入大眾視野,它在全球擴張的腳步就越來越快。目前 SHEIN 旗下共有 11 個品牌,大類上覆蓋女裝、彩妝、3C、寵物用品及服飾,細分類目上覆蓋泳衣、休閑服裝、內衣等。在出海市場上,除了最大的美國市場,SHEIN 在中東、拉美、日本市場的也有很大聲量,相比之下,在東南亞的成績要差一些,2021 年,SHEIN 還退出了東南亞最大的市場印尼。

            圖片26.png

            而在業務模式短期內不會變化、絕大多數出海市場都已經覆蓋到的當下,SHEIN 最近 1 年在做的事情基本可以總結為 2 點。

            第一,進一步提升服務質量。生產在中國,利用柔性供應鏈和數字化運營提高上新頻率、縮短生產時間,小包直郵至海外,這是 SHEIN 已經跑通的模式,SHEIN 的速度已經是目前的天花板,似乎沒有什么提升空間了。于是,SHEIN 開始拉近生產端與銷售端的距離。

            今年 3 月,巴西媒體 NEOFEED 報道稱,徐仰天親自去巴西對接當地的供應商,且已經在當地建立了分公司,如果產品在當地生產、在當地銷售,就可以將履約效率提升一整個層級,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減小當地政府對于海外平臺的“抵制”。

            另外,SHEIN 在其最大的市場美國也有動作,據 IndyStar 報道,SHEIN 宣布將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懷特斯頓開設一個新的配送中心,預計將為當地提供 850 多個崗位。此舉明顯也是為了提升物流服務水平,另一個目的就是體現企業的社會責任感,這也是 SHEIN 在做的第二件事。

            一切對快時尚產業的詬病,SHEIN 都逃不過,例如設計抄襲、環境污染等等。而與任何國際化品牌相同,發展到一定階段,SHEIN 一定要展示出解決爭議的決心。4 月份,SHEIN 宣布推出一條環保產品線 evoluSHEIN,產品原材料和包裝上都由經過全球回收標準(Global Recycled Standard)認證過的供應商生產。而在 6 月,SHEIN 又宣布設立一個 5000 萬美元的基金,用來解決紡織品浪費以及處理不當的問題。

            SHEIN 同類的 PatPat 和 Cider 也在穩步發展中。

            PatPat 最新一輪融資獲得了軟銀的 1.6 億美元,這是 PatPat 的 D 輪融資,之前的資方還包括紅杉中國、IDG 資本等。PatPat 在打法上與 SHEIN 十分相似,尤其注重深耕社媒運營。筆者注意到,從今年 2 月以來,PatPat 會在 Instagram 內以每個月 3-4 次的頻率進行直播,每次直播時長在 1 小時左右。而每次直播的觀看量基本在 4k-10k。而在 TikTok 上,PatPat 從 2021 年 11 月份左右就開始直播了。

            圖片28.png

            相比于 SHEIN 和 PatPat,Cider 的成立時間更晚,融資輪次也較早,處于低調發展階段。Cider 的服裝被不少 Kpop 女團成員作為打歌服,近期品牌也在利用 Kpop 來為品牌擴大知名度。

            SHEIN 和它的學徒都還在快速發展,不過 SHEIN 似乎已經進入另一個階段,上市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趕早沒趕巧,誰是壓到 JollyChic 的最后一根稻草?

            JollyChic 的融資交易停在 2019 年,截至 C 輪,共融資 9580 萬美元。這個成立于 2012 年的企業在 2022 年 1 月傳出關停消息之后就再沒有新聞出現了。

            筆者查看 Jollychic 官網時,會有產品展示,但無法查看詳情;而在 App 端,部分產品可以加入購物車,但顯示訂單無法履約。不過奇怪的是,JollyChic 的 App 仍然在沙特購物類下載榜第 68 位,而廣大大數據也顯示,JollyChic 的 App 近 90 天仍有投放。有了解具體情況的讀者,歡迎在評論區留言,(ps:留言有福利,還可以抽獎~)

            圖片16.png

            圖片17.png

            不論怎樣,可以確認的是,JollyChic 目前的業務確實陷入了停滯。在 2022 年之前,就已經幾次傳出 JollyChic 現金流斷裂,給供應商的貨款交不上的情況。而現金流斷裂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銷售額不及預期,但投入太重。

            JollyChic 早于 SHEIN 在中東開疆擴土,在物流履約上做了較深的市場調研,也投入了大量精力,深耕物流算是收獲了回報,讓 JollyChic 較早的在中東站穩腳跟。可是在后期,JollyChic 在打通支付、倉儲等方面都采用了親自動手的方式,這就讓 JollyChic 的前期投入變得非常重。與之相比,SHEIN 在中東的物流、支付、倉儲都找了服務商來完成,雖然這也與中東不是 SHEIN 最重要的戰場有關,但中東的支付、物流之復雜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而疫情可能做了 JollyChic 關停的催化劑,如果沒有疫情對銷量和物流的影響,JollyChic 會不會成功解決困境呢?

            上市無望的工具類 App 們,都走向了 toB 營銷

            除了以上這些備受關心的賽道之外,榜單中還有一類出海企業,是當年的出海先鋒部隊,也跑出過獵豹、觸寶這樣的在美上市公司。但隨著應用商店平臺環境和政策的變化、以及智能手機硬件和軟件的不斷成熟,古早工具類 App 逐漸淡出舞臺,而這些公司也基本放棄了上市這條路線,有的還在應對環境做出變化。

            image.png

            大體看上去,因為上文中的原因,這類公司在幾年前已經停止融資,而且一般來講早期做工具類出海的公司,廣告收入不低,因此融資需求也并不大。

            其中,酷量科技在 2016-2017 年進行了三次融資,共籌集了 3.95 億美元;APUS 只在 2014 和2015 年進行兩次融資,拿到 1.16 億美元;WiFi 萬能鑰匙在 2008、2015、2017 年分別有三次融資,共融資 5200 萬美元。其中 APUS 和 WiFi 萬能鑰匙有過或者傳出過 IPO 計劃,但是后來也沒有了下文。

            面對市場變化,各家公司也都采取了一定的應對措施。就目前來看,DotC United Group 早年在海外市場上線的《Swift Wifi》、《FlashKeyboard》、《SUPO Cleaner》等多款累積了不錯口碑的產品都已經下線,工具類開發者賬號下只剩下 4 款主題鍵盤應用。

            圖片18.png

            DOTC產品列表|圖源:data.ai

            在保留部分工具類應用的同時,酷量選擇了很多工具廠商轉型的常用道路,做游戲,而其實酷量也并非轉型,而是和獵豹一樣,比較早就布局了游戲賽道,但與貝塔游戲等從工具出海轉型而來的廠商相比,并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其旗下的 TeebikGames 自 2015 至 2022 年在 Google Play 上共推出了 16 款游戲,涉及策略、休閑、角色扮演等各種類型。根據 SensorTower 的數據,其中大部分的全球下載量和 5 月收入都低于 5k,有《Caravan Clash》和《Galaxy Reavers 2 - Space RTS》兩款成績相對更好一些,分別屬于卡牌和策略類別。目前公司的主營業務為 to B 的營銷推廣,包括廣告代理和自研程序化廣告平臺。

            而 APUS Group,在創業初始就篤定海外市場,主營手機桌面、上網瀏覽、搜索引擎、APP 下載、應用管理等工具類服務,獲取智能手機用戶,并通過接入第三方廣告平臺向用戶展示廣告來獲取廣告收入。APUS 曾在在 2018/2019 年兩度沖擊 IPO,根據雷帝網消息,公司招股書中披露,在 2015年、2016 年、2017 年營收分別為 5516萬元、5.85億元、9.06 億元,營業利潤也逐年增長,分別為-1.9 億元、1.51 億元、2.73 億元。可能是盈利模式較為單一,且依賴 Google、Facebook、Twitter 這些大客戶的原因,APUS 兩度 IPO 計劃都沒能成功。在應用開發方面,近兩年 APUS 都沒有新應用推出,根據 SensorTower 數據,近期仍有更新的應用為《APUS Launcher: Theme》和《APUS Turbo Cleaner: Antivírus》。最新能夠搜到的 APUS 的相關資訊就是 2021 年媒體發布的其在鄭州落地的“數字基因庫”的升級,也就是對 APUS 全球用戶畫像的構建。從互聯網變現來說,可能也是走廣告商業化的路徑,但并沒有聽到更多后文。

            而在早期抓住了手機流量昂貴的風口、利用廣告和金融兩條道路變現的 WiFi 萬能鑰匙,也和其他幾家的情況差不多,基本上沒有在海外再推出新產品。但在國內依然在做 WiFi 使用場景,主要面對小微商戶提供引流服務。

            圖片19.png

            但如果再看當下的海外市場,工具類 App 不是沒有市場了,只是用戶需求變了,工具的“定義與范圍”也變了,早期工具屬性比較明顯的「每日瑜伽」、針對用戶需求推出的植物識別App「PictureThis」、以及很多在海外收獲不錯下載與收入的圖片視頻剪輯 App 和小組件 App,都是“新工具”的新代表,而與之前大家對于工具更重產品的理解不同,如今的工具更要注重對于用戶需求的洞察。

            結語:

            進入 2022 年,一級市場創企的投融資進入了更“冷”時期,很多資本裁撤了 TMT 組,據了解一些看消費的投資人也非常謹慎,不再出手。而二級市場的情況,更進一步打擊了投資人的信心,商業模式不夠清晰的業務、甚至壁壘不夠的業務都很難再獲得資金支持。以我們最近接觸的一些投資項目而言,放在幾年前,團隊配置、技術壁壘、所在賽道都是很好融資的,但是今年資本給到的反饋是團隊不錯、但不確定性太大,還要再看看。

            大到字節、小紅書、SHEIN,小到工具類 App,他們的歷史與現狀都在表明,創業者需要越來越務實、清醒、能夠按照市場變化去調整自身。

            本文相關公司

            虎撲認證

            小紅書認證

            字節跳動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小紅書 – 標記我的生活

            小紅書 – 標記我的生活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電商

            TikTok

            TikTok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虎撲-籃球足球游戲影視

            虎撲-籃球足球游戲影視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欧美黄色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